书法创作可以像画画那样“铺天盖地”布局吗?

  卜庆中

碑帖一词有好几层含义:第一,作为一般的汉语词汇,它指的是书法临摹的范本;第二,在书学术语中,它是指两种作品传世形式,碑指在历史上形成的具有特殊使用目的的石刻,包括墓碑、摩崖石刻、造像题记等,经过棰拓成为拓本;帖指书写在纸绢等质地上的墨迹,包括后人勾摹上石的拓本;第三,在书学术语中,它还有一层意思,即自晚清以来,经过包世臣、康有为等数辈书家的鼓吹提倡,碑与帖成为中国书法两大美学流派的代称,碑指魏碑,以雄浑壮美为特色;帖指以王羲之父子为代表的江左风流,以清新流美为特色。碑学帖学,自成营垒,在艺术追求上各标一帜,判然分明。
临碑好还是临帖好这个问题,历史上有过争论,有人认为碑属于石刻,有刀凿痕迹,不如墨迹更易看清笔法,这当然是不错的。但并不能因此就得出学书临帖优于临碑的结论:第一,在中国书法吏上,碑与帖在书体上有不同偏重。书帖的体系,历来以行草为多,楷书帖不多见,至于隶书、篆书、魏体,那更是清代以后的事,所以我们首先要问想要学什么。如果学行草,临摹“二王”书迹,自然再好不过;但如果想学隶书,舍弃了汉碑去规摹清隶,那恐怕就舍本逐未了;至于唐楷、魏体,也似应以临碑为正宗。第二,不同的艺术风格与流派,谈不上孰优孰劣;小提琴独奏与交响乐,都是音乐艺术表现形式,何须扬此抑彼;魏碑追求雄浑古莽的“金石气”,帖派追求妍雅秀丽的“书卷气”,二者各有千秋,实在难分轩轾。各人爱好不同,可以选择不同;如果要追求雄壮的阳刚之美而投身于帖学,那无异于缘木求鱼,只能徒费时日,反之亦然。第三,书家各人有各人的路数,自成家法,无可厚非,但欲以己之所长为天下之必然,却未必然,我们现在研究书法艺术,应该具有科学的头脑与精神,破除迷信。透过刀锋看笔锋,学书学帖不学碑,都不失为方法,但我觉得不能以此排斥彼;碑学的兴起,追求“碑味”的流行,给中国书法艺术开拓了一个崭新的艺术境界,这是功在千秋,无可否认的。偏执于临帖,反对学碑,这显然是偏狭的。何况,单就笔法真切而言,帖未必尽真;古代没有照相制版,名家佳作,海内孤本,只好靠手工勾摹填写,或者上石棰拓;人手勾摹,再准确也有差失,一份《禊帖》,在唐代三人临摹出三个模样,即是明证;至于棰拓,年久石伤,肥瘦失真,使书作面目全非,更是无庸多言。看看众多的《兰亭》翻刻本,一望便知。因此,我们说,无论碑帖,只要是佳作、佳拓、佳摹,都好;对于有心学习书法的人来说,碑与帖本身的分别并不会影响他的艺术进境。标签:书法学书法临帖
更多 上一篇:怎样欣赏书法?下一篇:学书不临古人碑帖,以今人为师行不行?

书法是线条的艺术,也是心灵的艺术,是人的精神的表现。线条的空间是要靠书法家的形象思维去经营、去协调,但最难的并不是用线去经意空间,而在于线本身。要用线条的美、线条的趣味来形成艺术感染力。当代书法的审美感可以是多层次的,字的外形结构写得好看虽不失为一种形式美,但作为书法艺术的最高要求仍在于它的精神内涵,即书法所表达的意蕴、情趣。书法的极致和人的精神是相通的。

权希军:我行我素 不离传统

时间:2013年06月26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权希军

我行我素 不离传统

——我的书艺之路

图片 1

楹联 权希军

图片 2

村行(宋诗) 权希军

  我的书艺之路是崎岖的,但有条主线是不变的,这就是经典、传统,我沿着这条轨迹走过了70多个春秋。

  (一)

  我少时赶上毛笔作为记事工具的年代,学校很重视毛笔字课,因而起步很早,但成熟很晚,待书艺成熟时,已年过花甲。

  我在艺术上主项是书法,从小就爱写写画画,十分着迷。读书时,随启蒙老师临习唐楷颇勤,勤能补拙。

  我学书从唐楷入手,后学汉隶,还学过一段草书。楷、隶、草均不适宜办公行文,便改学“二王”和赵孟頫的行书和行草书。办公行文属于实用,实用与书法是有区别的,但两者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其基础是同一的。我的毛笔字尽管写了很多年,只能说为后来从事真正意义的书法艺术奠定了基础。

  (二)

  1978年改革开放,书法艺术在全国日趋活跃,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开始了真正意义上书法艺术的探索和创作。1985年领导考虑到我对书法艺术的喜爱,调我到中国书协工作,由此步入书坛,走了专业之路。

  我在书法艺术上兼写多种字体,对草书更情有独钟。到中国书协工作后,在良好的学书环境下一面从事书法艺术活动,一面研习书法、主攻草书。我学书追求魏晋神韵、唐碑风骨,攻草书时,沿着“二王”的书路首先选学孙过庭的《书谱》,继学恣肆狂放的王铎,最后学张旭、怀素奔放、狂颠的大草,并顺便学习了宋克的章草,书艺大进。

  我学古不薄今,对今人的书法也随时留意学习,不是学习某人某派,而是按照个人的审美情趣,不论是谁,只要认为其书有可取之处,都学习。学习今人可与时代接轨,在作品中融入时代精神。如此学古习今、兼收并蓄,经过多年的磨炼、融合,最后形成了以草书和行草书为创作主要书体的基本书风。这一书风较大草收敛,较今草狂放,我取名曰“大小草结合”。书作力求遒劲潇洒,结体灵秀,笔意奔放,气势连贯,骨力内含,表现出一种中和之美,实现雅俗共赏。

  (三)

  我性格有一特点,即追求,不论干什么都有个追求的目标,目标明确后便为之锲而不舍、勤奋不已,最不喜欢墨守成规,从事书法艺术更是如此。我在书法艺术上的追求是随着阅历的丰富、经验的积累、文化艺术修养的提高而不断发展变化的,于是便分出阶段性,每一阶段都有一个追求的目标,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当我的基本书风形成之后,渐渐意识到书艺处于停滞状态,书作千作一面,追求的目标也模糊了,一时感到茫然,我不得不冷静下来,潜心探求。

  我学书极重技法,技法是第一审美内容,重视技法无疑是正确的,但是如果停留在这一步就远远不够了。王僧虔讲过:“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他强调了神采。孙过庭在《书谱》中揭示:“达其情性,形其哀乐”,提出了抒情功能。这使我日渐感悟到,往日的追求多为点线、结字、章法、墨法的改进,均属技法,当技法成熟之后便处于相对稳定状态,俗称结壳,千作一面是不可避免的。我的作品虽然也能反映个人的精神气格、文化修养和艺术追求,但都是不自觉的。在创作中如何自觉地表现丰富的神采、多变的情感,成为我新的追求目标。神采和情感的表现有赖于技法,又回到技法上,但此时对技法的理解已加深了一层,即技法在于自觉地表现书法艺术所追求的意境。

  (四)

  新的创作理念形成后,我在实践中有过3次探索。

  第一次是1990年中国书协常务理事会决定成立中国书协刻字研究会,并委我兼任会长负责创建工作,第二年中国书协刻字研究会便建立起来。

  现代刻字是一门新兴艺术,大家都不太懂,基本上站在一个起跑线上。我在艺术上广涉书法、篆刻、绘画,对多种艺术的熟悉有益于相互启迪、借鉴,触类旁通,融会贯通。我以此为基础探索了传统刻字、观摩了起步较早的日本刻字、研究了独辟蹊径的韩国刻字,很快形成了自己的创作方法。现代刻字多为具有特定含义的少字数,主题比较鲜明,创作时首先要用相当长的时间构思立意、构图设计、明确主题,然后才能运用书法、雕刻、色彩诸要素进行创作,以求达到所追求的意境,其作品各呈异彩。这一创作方法为我突破书法创作千作一面的局限打开了一条思路。

  书法创作文字内容多为古诗词(能自作诗词更好),创作时可借鉴刻字艺术创作方法,对准备创作的诗词,首先反复阅读,理解文意,因文而入情,动笔创作时寓情于笔墨之中,这同演员事先了解角色、临演出前进入角色相似。创作中受心理节制的笔墨,通过技法表现于书法形式上,使技法与激情相通、文意与书法相照应,书作便显出差异,风格富有变化。书法属意象艺术,表意只能是隐含的、朦胧的,不可能那么直接,情感是复杂的,不是什么都能表现的。这是我遇到的一大障碍。

  第二次是受毛主席《读范仲淹两首词的批语》的启发,毛主席在批语中说:“词有婉约、豪放两派,各有兴会,应当兼读……介于婉约、豪放两派之间可算中间派吧。”这是按词的风格分类的。书法风格有阳刚之气、阴柔之美,也有中间状态,我将两者相对应,以书法的阳刚之气表现词的豪放派,以阴柔之美表现婉约派,中间派亦然,做了探索。词和书法的风格多种多样,我按词与书法的风格分类,对应创作,易于表现。书法离不开文字,文字不是书法的内容,但应该将两者相互照应,如果不顾文字内容,以书法的阴柔之美去表现雄强的阳刚之气,岂不南辕北辙了。

  第三次是近两年。我感到诗词多半文字较长,古文难懂,便选择了一些名言佳句进行创作。警句是诗词之魂,都是经过精心锤炼的,俗话说“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主题鲜明、意境高远,较诗词全文易于把握和表现。经过长期的探索与追求,拓宽了创作视野,丰富了艺术内涵,也增加了创作的难度。我认为书法作为一项高雅的艺术创作应该是有难度的。大笔一挥,连扫数篇,一个面孔,严格说构不成创作。

  书法有多种字体,每种字体可创作出不同的风格,从表意角度审视书法,草书和行草书表现力最强。我兼写多种字体,创作的主要书体是草书和行草书,运用草书、行草书的不同技法,采用不同性能的毛笔和宣纸创作出不同风格的作品,力求表现千变万化的情感,从而突破了千作一面。在探索中我行我素,但无论采用何种方法,始终不离传统,坚持在传统的基础上求变化、求发展,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

问题:写字是不能像画画一样出纸边的,但是,有的书法家却颠覆了这个戒律,字迹笔画可以“红杏出墙”,“铺天盖地”,对这种书法新章法,你怎么看?

  1963年出生

相关文章

  书法中的线条美,离不开轻、重、徐、疾、抑、扬、顿、挫,也就是说线条的感染力在于它的丰富,不单调,极尽变化,富有节奏感。当代书法审美感除了对线条圆润立体、中锋用笔的追求,对劲健的、内藏韧性的追求,对线条丰富、一波三折的追求外,我觉得还应对一幅作品本身趣味的追求,应该说,“趣”已成为当代书法审美的基本特征。

回答: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 11-8柳公权楷书欣赏沂州普照寺碑《集柳碑》
  • 11-8钢笔书法篆书字帖《千字文》
  • 11-8黄庭坚书法草书欣赏《杜甫诗三首》
  • 11-7岳飞行草书法欣赏《后出师表》两种
  • 11-7刘大勇行书字帖欣赏《三十六计》
  • 11-7清代鐫刻《经训堂法书》第六册
  • 11-7闫素之汉碑汉简书法作品欣赏
  • 11-6于右任书法对联欣赏四十幅

  “趣”作为当代书法审美的基本特征,是书法家的“审美鉴赏力”,是艺术家在审美活动中表现出来的具有一定稳定性的审美倾向和主观爱好,这些往往是后天培养而成的,与人天生的审美趣味有时候是一致的,因为人与生俱来的审美趣味是追求和谐的美感,和谐的就是美的、就是舒服的、就是愉悦的。所以,大自然的宏大、静谧、包容这些都能让人觉得舒服与愉悦,就如同音乐、绘画、雕塑的和谐总能感动人心愉悦心性。但是书法艺术的追求是越来越个性化的,个性的表达更是当代书法艺术最具有核心价值的根本属性,而个性的表达在一定程度上是破坏一般意义上的和谐,形成一种相对意义上的个性美,从而可能会背离了大众最原始的审美趣向。当代书法艺术最能体现这种“个性美”的趣向与大众化的与生俱来的和谐美趣向越来越严重的背离。一方面社会上存在着庞大的喜欢方正柔和书体的社会人群,一方面存在着大批的追求个性化“个性美”的书法艺术家。

谢谢悟空官方邀请!

  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委员

书法资料

  • 书法讲座
  • 书法图书
  • 理论知识
  • 书法空间
  • 敦煌书法
  • 传世字画

  “趣”是书法中一种很高的境界,书法源于自然,是书法家的创造,是主观与客观、表现与再现的统一,但是最终还要归于自然,而自然天趣指的是书法作品中情感的流露,见不到技巧上的斧凿痕迹。所以我在此说“趣”,并非刻意的,做作的,有意为之,为求一个效果、一个形式,而是作品自然的流露。苏东坡曾经说过:“书初无意于佳乃佳”,“诗不求正,字不求奇,天真烂漫是吾师”。这样写出的字在整体上才能保持一种“天真”“天趣”。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陶醉在自欺欺人的个性化的张扬中,陶醉在自我扭曲中,陶醉在自己夸张而自以为是的线条和墨色变化中,最终也要被淹埋的。书法是墨色和线条的变化,必须超脱于一般书写之上,但是不能太极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都是极端的错误。墨色和线条的变化,要有人看得懂,这是起码的艺术底线。但是这并不等于可以在书法上不下功夫,而是一种追求的结果,即是要“既雕既琢,复归于朴”。书法用笔中的圆润主、劲健了、丰富都离不开自然,自然中的天趣给人一种纯真向上的感染力,许多古人的诗稿、手札,往往同时又是件很好的书法作品,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些书作自然而具有天趣,所以“趣”是当代书法审美追求的必然方向。

对于书法创作可以像画画那样铺天盖地布局吗这个问题,我的观点是:真正的书法家在书法创作时,其章法处理都是高雅协调的,绝不会像画画那样铺天盖地布局!比如:欧阳询中石先生、启功先生、沈鹏先生
、张海先生、李铎先生和卢中南、张继、刘文华、言恭达等老师,他们的书法作品的章法都是按照传统的章法进行布局的,而不是铺天盖地式的章法布局。

  临沂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热点排行

  • 图片 32018狗年春联大全

    2018狗年春节对联大全五字犬守平安日; 梅開如意春犬守平安夜;
    雀鳴幸福年犬守太平世; 梅開如意春犬…阅读全文>>

  清代的邓石如对汉字的书写颇有高见:“疏处可使走马,密处不使透风,计白当黑,奇趣乃出”。这也说明了趣味在书法中的追求。

图片 4

  采访时间:2013年7月

  汉碑当中的《张迁碑》、《开通褒斜道刻石》,清代的八大山人、伊秉绶、陈鸿寿的许多作品都是富有天趣的杰作。他们都重视“表现”,重视主体之“意趣”在书法创作中的作用。

(上图为卢中南的楷书作品,章法布局既雅致,又协调)

  采访地点:山东省济南市

  汉碑当中的《张迁碑》,字形方正,用笔棱角分明,具有齐、直、方、来的特点,拙中寓巧,极尽变化。又如《开通褒斜道刻石》,隶书字体,而有篆势,天真朴拙,意趣非凡。

http://www.justanana.com ,但是,有个别中书协的人就喜欢别出新意,善于把书法作品的章法弄得花里胡哨的,看上去很不雅致,且带有俗气。对于这样的章法处理,别人都是很厌恶的,只有他本人觉得自己的书法作品的章法处理能抓住人,能吸引人。

  记 者:卜老师,据我们所知您在书法上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

  清代八大山人的书法取法自然、笔墨简练、独具新意,其作品显示出其善用淡墨秃笔,犹尽流畅,含蓄内敛,圆浑醇厚的自然天趣。

图片 5http://www.thewebdoodLe.com

  卜庆中:谢谢您的鼓励!我性格比较内向,不喜欢张扬,应该说是个安静思考人。当然,我在书法上努力追求完美。

  伊秉绶的隶书具有鲜明的个性,笔画平直,分布均匀,四边充实,方严整饬,有强烈的装饰美术之意趣。其留下来的众多作品笔力雄健,沉厚挺拔,融合了《阁颂》、《张迁碑》、《衡方碑》等汉隶名碑的优点,形成了自己严谨而不刻板、凝重而有韵致、夸张而合情理的隶书审美趣味。

(上图为刘洪彪书法作品的章法布局)

  记
者:我们知道您在学习书法的过程中非常刻苦,您是如何取得今天的成绩的?

  陈鸿寿的隶书清劲潇洒,结体灵动,穿插挪让,相映成趣,他的隶书较之以往的隶书更具有“狂怪”的特点,加入了很多其个性的东西,说明他创新的勇气和才能。他曾说:“凡诗文书画,不必十分到家,乃见天趣”。足见天趣自然在书法作品中的重要位置。

书法创作,篆书有篆书的章法;隶书有隶书的章法;草书有草书的章法;楷书有楷书的章法;行书有行书的章法。但在近年来,隶书创作也出现了“有行无列式”的章法形式,说是要学《东汉鄐君开通褒斜道摩崖刻石》的章法。因为《东汉鄐君开通褒斜道摩崖刻石》就是铺天盖地的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