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朝“睡衣旅行家”的山水画论

如果看到这些家伙的“作品”,恐怕宗炳老爷子要气得抄起古琴,把他们打得个“众生皆响”了。

站在好山好水面前,观赏者应“澄怀”——荡涤怀抱、胸无杂念、“应目”——用眼睛观察山水花木、“味象”——体味面前景物的形象,然后可以“感神”——通感于山水中的神韵、进而“会心”——心中有所领悟,进而“神超理得”——在神韵中提炼得到自然和天道的秘密和道理,最后达到“畅神”的境界——人与自然精神融洽、性灵想通。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图片 1

结果有 210位艺友选择了第一项:

图片 2

艺术君日前读了一本《笔纸中国画》,来自《不只中国木建筑》的作者赵广超。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参展艺术家 :(排序不分先后)

文艺复兴根据地——佛罗伦萨(Firenze)

恐怕很多人没有想到,鼎鼎大名的佛罗伦萨,实际面积却小得很。然而,这里却孕育了人类文化历史上最光辉灿烂的成果。简单列举几个吧。

圣母百花大教堂:佛罗伦萨的地标,在热门游戏《刺客信条》中多次出现,布鲁内莱斯基的天才穹顶更是人类建筑史的奇迹。

图片 3

图片 4

乌菲奇美术馆:像艺术君这样的艺术爱好者直接泪目,不解释,T_T

图片 5

图片 6

学院美术馆:咱们一起去看米开朗基罗神的《大卫》吧。

图片 7巴杰罗博物馆:多纳泰罗的《大卫》在这里,我们一起找不同,看看哪个大卫更娘?当然,这里还有很多米开朗基罗神的神作,不能错过。

如果你像艺术君一样,看不够米开朗基罗,那过足瘾之后,就跟艺术君一起到圣十字教堂,去米神的墓前献一束花吧。

图片 8看够了吗?如果不够,让我们去布兰卡奇小礼拜堂看文艺复兴之叔马萨乔的湿壁画《圣彼得的一生》,或者去皮蒂宫看提香的《绅士》、拉斐尔的《椅中圣母》,如何?

真是怎么看也看不够啊!

图片 9

图片 10

宗炳这几句话,有一种说法认为它论述了透视的基本原理和验证方法。而西方要到1000年之后的文艺复兴,是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穹顶的建筑师布鲁内莱斯基,将透视法发扬光大。讲真,这样的说法不能说服我,且不论布鲁内莱斯基是以极为严格的数学方法论证了线性透视,更重要的是:它没有注意到宗炳接下来的一句话:

  展览地点 :寒山美术馆(苏州高新区太湖大道999号)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图片 11《泽畔行吟图》·宋·梁楷

宗炳的气势远不如止于此,面对平生经历过的山水,他还写下《画山水序》,序云:

  折山图Ⅱ:扫描·山水 ——关于山水问题的当代艺术现场

可惜,这个如同源于佛教+七龙珠的“佛罗伦萨”,在中文语境中流传更广,只能让人慨叹:文化和历史总是充满不那么美丽的误读和误会。

在《旅行的艺术》中,阿兰·德伯顿介绍了一位“睡衣旅行家”:法国人塞维尔·德·梅伊斯特。1790年,27岁的梅伊斯特进行了一次环绕自己卧室的旅行,写成文章《我的卧室之旅》。1798年,梅伊斯特的第二次卧室之旅“冒险”走到了窗台旁边,他彻夜漫步于房间之中,又写成《卧室夜游》。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旅行的艺术》中,阿兰·德伯顿介绍了一位“睡衣旅行家”:法国人塞维尔·德·梅伊斯特。1790年,27岁的梅伊斯特进行了一次环绕自己卧室的旅行,写成文章《我的卧室之旅》。1798年,梅伊斯特的第二次卧室之旅“冒险”走到了窗台旁边,他彻夜漫步于房间之中,又写成《卧室夜游》。

  自南朝宗炳的《画山水序》始起,这篇重要的画论像我们阐释了关于山水、山水观、山水画的核心问题。“圣人含道暎物,贤者澄怀味像”是作为山水背后的世界观。山水是载“道”,山水画是以“理”通山水而得“道”,于是山水画的目的即在于“畅神而已”。这种所谓的“畅神”是通过对圣贤构建的世界观的体验而达到的精神愉悦。从经验感知的角度看,愉悦是山水画的直接目的。从往昔到今日,我们从山水之郭迁徙入混凝土的城市,现在又要从大都市的生活中挪移至虚拟互联网的世界里。不断更替的是经验对话的客体,改变了我们曾经通过畅游山水所建立起来的世界回应。此外,消费主义时代下对于达到愉悦的方式路径本身亦成为一种消费的主体,而崩塌的山水经验背后,那个通过获得山水观的愉悦,已经变的几乎不可成立。《画山水序》中提及“道”、“理”、“畅神”之间关联被各自孤立,破碎的逻辑在形式的强大支撑下给予了中国山水画一个模糊的未来。从今日人们看待世界的方式说起,“道”已变,“理”还在,如何通过改变山水画的趣味,而达到不同的“道”,是新一代以山水为路径“畅神”的艺术家们考虑的问题。

接下来请允许艺术君做简单介绍。

图片 12《泽畔行吟图》·宋·梁楷

这个过程,是观者自身自内而外(澄怀->应目),然后又对山水自外而内(味象->感神),又返回观者自身(会心->神超理得),最后达成物我合一的境界(神超理得->畅神)。

《笔纸中国画》开宗明义第一章,就叫《耳鑑.眾山皆響》。

  系列计划阐述

当然是古典的文艺复兴!现当代的还不太明白呢!

这个过程,才是宗炳《画山水论》核心观点,与略带民族主义的一厢情愿无关。只是他说的,比艺术君说的有诗意多了。

图片 13《泽畔行吟图》局部

图片 14

  第四个板块就是我们一直强调的“畅神”单元。“余复何为哉,畅神而已”是宗炳绘山水之动因。时至今日,这也是我们当下人和山水之间发生关联,产生体验的重要理由。至少,在缺失自然经验,“道”、“真理”之信仰的时代,作为某种内心欲望的补偿,我们将相信山水的核心能够带给我们愉悦。这种快感是坚定和持久的。在这个板块中,“畅神小组”将全新创作出一件综合大型装置作品——扫描山水;于此同时,著名艺术家曾健勇也会用他的“绘画剧场”叙事来带我们进入另一个精神愉悦之中;青年艺术家段官来的装置也是对从古至今的文人山水进行畅神式的回应;艺术家、批判家姜俊则用多年来在东西方语境下研学的经验通过绘画表达文化叠变和交流下的一种“畅神”的状态。

在这里出门散步去,上山或是下山,在一个晴好的五月的向晚,正像是去赴一个美的宴会,比如去一果子园,那边每株树上都是满挂着诗情最秀逸的果实,假如你单是站着看还不满意时,只要你一伸手就可以采取,可以恣尝鲜味,足够你性灵的迷醉。阳光正好暖和,决不过暖;风息是温驯的,而且往往因为他是从繁花的山林里吹度过来。他带来一股幽远的淡香,连着一息滋润的水气,摩挲着你的颜面,轻绕着你的肩腰,就这单纯的呼吸已是无穷的愉快;空气总是明净的,近谷内不生烟,远山上不起霭,那美秀风景的全部正像画片似的展露在你的眼前,供你闲暇的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