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州论帖——首届中国刻帖学术论坛在河南汝州举办

  2015年1月16日至18日,由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河南省文艺界联合会主办,河南省书家协会、汝州市人民政府、平顶山市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和汝州市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联合承办的“汝州论帖——首届中国刻帖学术论坛暨中国当代书法名家《汝帖》《续汝帖》题跋展”在河南汝州举行。

《宋拓淳化阁泉州本·王右军书》香港中文大学藏

总第一四七八期;欢迎关注。

树立书法典范引领后世书风——颜真卿书法的艺术成就与当代价值?筵祝帅颜真卿是中国书法史上与王羲之并称的大书法家。他在书法上的创新精神不仅在书法史上产生了深远影响,对当下的书法发展也有很大的借鉴意义。毕竟,熟悉中国书法在日本的历史与研究现状的人,应该知道由日本来主办一次大规模的颜真卿书法大展也有它的理由。开创审美范式引领后世书风颜真卿所生活的唐代是中日文化交流的鼎盛时期,作为唐代书法杰出代表的颜真卿自然也早已为日本人所知悉。可以想见,
2019年初书坛出现的众多颜真卿的话题将作为起点,今后会吸引更多的书法家和书法爱好者从以往多少有些被忽视的颜真卿作品中寻求灵感,并引导未来一段时间内书坛的风气从“二王”一统天下走向王、颜互补的新局面。

喜迎新年之际,中国陶瓷工业协会授予河南省汝州市“中国汝瓷小镇”牌匾。小镇先后荣获“全国特色小镇”“河南省重点文化产业园区”“首批河南省文化与科技融合示范基地”“河南省田园综合体”等荣誉称号。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何奇耶徒,中国文联书法艺术中心主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刘恒,河南省文联主席杨杰,河南省文联副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张剑峰,平顶山市政协主席陈国重,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郭杰,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辉星,副市长杨英武,平顶山市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占国等领导出席开幕式。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向论坛开幕致信祝贺。

图片 1

编者按:王献之系“书圣”王羲之第七子,
在书法史上与其父并称“二王”。然而,历代对王献之书法褒贬不一,那么王献之书法的创新和成就到底有哪些呢?——“书法入门”

颜真卿是中国书法史上与王羲之并称的大书法家。他开创了新的书法审美范式,创立的“颜体”是可以与“二王”比肩的书风,其《祭侄文稿》被誉为“天下第二行书”。他在书法上的创新精神不仅在书法史上产生了深远影响,对当下的书法发展也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芳华;河南省;小镇;汝州市;汝州

  开幕式后,到会的中国书协学术委员及来自国内高校、文博单位、研究机构的书法史论专家学者50余人,在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刘恒、黄惇、朱以撒及资深专家曹宝麟、施安昌等主持下,就论坛相关议题展开了为时一天半的研讨。

图片 2

《大观帖》第十卷

频频举办大展 书法重获关注

喜迎新年之际,中国陶瓷工业协会授予河南省汝州市“中国汝瓷小镇”牌匾。与此同时,“国家艺术基金——汝陶瓷艺术精品展”在汝州开展,展出的百余件汝瓷精品再续中断了800多年的精妙技艺,吸引着游客驻足品鉴,静柔的灯光下,那一抹抹“雨过天晴”的绝世之美,仿佛穿越了千年历史云烟,芳华依然。

  《汝帖》是中国书法史上著名刻帖之一,与宋代《淳化阁帖》、《泉州帖》、《绛州帖》并称“四大名帖”,于北宋大观三年(1109)由汝州知州王寀从《淳化阁帖》、《绛州帖》及“三代而下迄于五季字书百家”中,辑选先秦金文8种及秦汉至隋唐五代名家书法94种共109帖汇刻12石立于汝州官衙而成。虽历史上因刻工欠精而曾遭訾议,但因其选编立意独特,入编书家多有他帖所未及,且历史上长期开放刻石供人棰拓,流传很广,在书法史上还是有很大影响。三年前,汝州市政府为弘扬《汝帖》文化,聘请李志军博士等四位专家,按照《汝帖》的选编思路,提出了续编《汝帖》方案,此次论坛把《续帖》的编纂列入议题,请全国各地莅会专家一起审议讨论。

图片 3

01/

2019年的书坛大幕毫无疑问是由颜真卿拉开的。2018年底江苏人民出版社引进翻译的海外中国书法史研究名著《中正之笔——颜真卿书法与宋代文人政治》所引起的讨论在书法界方兴未艾。2019年1月,由位于上野公园内的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主办的“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又吸引了国内外众多书法爱好者的目光。平心而论,如果单纯是一次书法界的展览还不会引起圈外公众的关注,但围绕展览中的核心展品——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镇馆之宝《祭侄文稿》究竟是否该“飘洋过海”借出海外巡展等话题成了社会焦点。当然,对于书法界而言,显然更关注的是颜真卿本身。毕竟,熟悉中国书法在日本的历史与研究现状的人,应该知道由日本来主办一次大规模的颜真卿书法大展也有它的理由。

唤回这般颜色

  论坛筹备工作从2014年7月开始,由学术委员会主任陈振濂教授主持。征稿启示在10月份发出后,迄于开幕前,供收到论文30余篇。经挑选27篇提交论坛。会议期间,与会专家,就《汝帖》和《续汝帖》及中国帖学史多方面问题,宣读论文,展开研讨。

图片 4

王献之与《大观帖》第十卷

与此同时,东京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与东京国立博物馆的东洋馆共同举办“王羲之书法的残影——通往唐代的路程”特展。这个以唐代为中心的展览无疑也是“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的一次外围展。书道博物馆位于东京国立博物馆不远处,也是海内外书法爱好者的胜地。这所由日本书法家中村不折设立的规模不大的书道博物馆,曾在大堂中央悬挂着一幅由中村不折临摹的颜真卿《裴将军诗》巨幅书法。不仅如此,该馆还收藏有颜真卿的传世墨迹《自书告身帖》。有趣的是,这件有董其昌题跋的书道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不久前也曾借出,在上海博物馆主办的“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上短暂亮相。其实,无论是《自书告身帖》还是《裴将军诗》,尽管都传承有序,也不乏艺术和文献价值,但由于没有被贴上“天下第二行书”的标签,且一直被很多鉴藏界的权威人士怀疑为伪作,所以并没有引起《祭侄文稿》那样的关注度。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2017年12月27日,在汝州参加“纪念周恩来总理指示恢复历史名窑60周年系列活动”的游客,在参观玉松汝瓷时正好赶上了目睹汝瓷出窑的难得机会,汝瓷开片声引得众人侧耳倾听,有人忍不住吟出了杜甫的诗句。

  (一)围绕《汝帖》展开的讨论的主要问题有:

图片 5

王献之为王羲之第七子,得到了其父的衣钵,王献之“得起源”,其他几位兄长只是得到了其父王羲之“韵”、“势”等。纵观王献之的书法成就,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表现在对其父书法的完美继承;二是表现在自身的书
法实践对前人技法的总结与创新;三是把个人感性情感的发挥,提升一个高度,对后世影响极大。王献之的书法,是在中国书法史上有其崇高地位的。

开创审美范式 引领后世书风

“汝瓷的开片纹是由于器胚和釉层的热胀冷缩系数不一样,在温差过大的条件下,就会形成釉层的开裂。汝瓷出窑的时候是开片最密集的时间,窑外的温度骤降,刚出窑的汝瓷就会发出噼里啪啦的开片声音。”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李晓涓耐心地为参观者讲解道。在五大名窑中,汝窑具有“青如天,面如玉,蝉翼纹,晨星稀,芝麻支钉釉满足”等特点,举世闻名。

  1、《汝帖》刊刻的时代背景;

图片 6

《大观帖》刻于北宋大观三年,共十卷。刻《大观帖》前,有北宋初年刊刻的《淳化阁帖》传世,然《阁帖》原石摹拓严重,断裂失真有错误,在宋徽宗的倡导下,蔡京主持重刻。

颜真卿所生活的唐代是中日文化交流的鼎盛时期,作为唐代书法杰出代表的颜真卿自然也早已为日本人所知悉。众所周知,中日两国书法史在源头处本来是合一的,但隋唐之后两国各自走出了不同的发展道路。就王羲之和颜真卿这两位中国书法源头时期的重要代表人物而言,他们在唐以后中日两国书法史上都可谓树立了典范。无论是中国的“宋四家”,还是日本的“三笔三迹”,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这两位宗师级人物的影响,以至于一部传播甚广的《中国书道史》的作者、日本书法史家神田喜一郎,把王羲之和颜真卿并称为中国书法的两大潮流。究其原因,王羲之和颜真卿代表了中国书法史上审美范式的两极,王字中宫收紧,而颜字向外扩张。他们代表了两种极端风格,几乎穷尽了中国书法形式美的可能性。难能可贵的是,这两位书法家都是各自所代表的形式美范式的开创者。相对于东晋的时代书风,王羲之是“改体”并创造新体的关键人物;而相对于初唐书风,颜真卿的字也是一种逆潮流而动的创新。并且,和“碑学”“帖学”几乎水火不相容类似,由于分属不同的审美范式,王、颜两种书风也很难做到“融合”,这从书法史上并没有出现把二者融合为一体的一流书家中也可以得到佐证。

“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传说这是宋徽宗赵佶在梦里见到的汝瓷的颜色,这一梦催生了皇家御用的天青色汝瓷。遗憾的是宋金之间不断的战火让汝官窑昙花一现,汝窑被毁,汝瓷烧制技艺随之失传,汝瓷也几近销声匿迹。1957年7月,周总理在南京召开的全国轻工业厅长会议上指出“要恢复五大名窑生产,首先要恢复汝窑和龙泉窑”。按照周总理的指示,国家轻工部做出了《关于恢复历史名窑的决定》。

  2、刊刻《汝帖》的汝州知州王寀的生平事迹;

图片 7

《大观帖》对《阁帖》的修正补充,在刻工及选编上,却超过了《阁帖》。刻帖是宋代文化的时代产物,北宋在经济上的发展,使得文化繁荣,宫廷藏书画真迹极多,重刻《阁帖》,宋徽宗拿出内府珍藏,宰相蔡京主持整部刊刻,对《阁帖》进行校订选编,召集能工巧匠,完成了《大观帖》的刊刻。

对于后起的颜真卿而言,在当时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推动这种创新的。按照美国学者倪雅梅(Amy
McNair)在《中正之笔——颜真卿书法与宋代文人政治》中的看法,颜真卿从创立“颜体”到颜体真正成为一种可以与“二王”相提并论的书风,这一书法史的突破一直要到宋代才真正完成。其论据之一,便是有“帖学始祖”之称的《淳化阁帖》中并没有收入颜真卿的只字片笔,王著编订《淳化阁帖》的时代,内府由源自“二王”的院体书风一统天下。而基于《淳化阁帖》的影响力,尤其是它作为母本被众多后来的官私刻帖一再复制和传播的事实,导致很多时候“帖学”一词就成了狭义的“二王”书风的代名词。直到经过苏轼、欧阳修等人的大力提倡,坊间才出现了收录颜真卿作品的汇刻帖和留元刚所编定的颜真卿个人专辑《忠义堂帖》。倪雅梅认为,颜字从边缘化到最终把“二王”推下神坛的论据,即宋人为了标榜颜真卿的完美人格而人为制造了其书法史地位。这一说法虽未必符合历史实际,但宋以后书法史上习王、颜者均不乏其人,且各有千秋,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汝瓷,这一几乎绝迹于战乱的民族文化的瑰宝,在新中国迎来重生之机,标志着中国瓷巅峰时期的那一抹神秘的“雨过天青色”得以被重新唤回。

  3、从《汝帖》所收法书看王寀刊刻动机;

图片 8

02/

注重“源头”创新 推动书法发展

重现汝瓷光彩

  4、《汝帖》的流传、著录和再刻,宋刻本、明刻本、清刻本的差异;

图片 9

《大观帖》第十卷王献之作品分析

21世纪以来,中国书坛在经历了改革开放前20年的“现代书法”和“流行书风”之后,一度复归传统,以“二王”、孙过庭、赵孟頫、董其昌等“帖学”派正统为代表的小字行草书风格,经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国展”这一风向标的推动,重新占据了书坛的主流。不过近20年来,书坛流行的“二王”风在让书法家们的技法越来越娴熟、字形越来越古拙的同时,也陷入了“千人一面”的创新困境。对此,书法评论界已多有批评,书法家也对几乎陷入一种模式的“二王”风在实践中展开反思。尽管有一些年轻的作者通过取法何绍基、赵之谦等“非主流”书家创作出了一些优秀的作品,但几乎都很难形成影响整个书坛的风气。

“一勺一瓢的配釉,技术人员用最原始的方法加工原料,开始了研究汝瓷的烧制。”在“历史名窑复兴与创新论坛”上,69岁的原国营汝瓷二厂厂长李聚万回顾了新中国成立后汝窑复兴的艰辛历程。

  5、历代书家对《汝帖》的评价(包括正面肯定和反面否定各自理由);

图片 10

一、合乎自然的书写

此时,回到中国书法史上王羲之之外的另一个源头——颜真卿来寻找整个书坛突破和转型的可能性,似乎就成了一种必由之路。可以想见,2019年初书坛出现的众多颜真卿的话题将作为起点,今后会吸引更多的书法家和书法爱好者从以往多少有些被忽视的颜真卿作品中寻求灵感,并引导未来一段时间内书坛的风气从“二王”一统天下走向王、颜互补的新局面。

他介绍,在周总理发出“发掘祖国文化遗产”的指示后,临汝县就着手组织技术人员攻关,直到1964年,汝瓷豆绿釉产品才烧制成功,陶瓷专家们对汝瓷豆绿釉产品给予了充分肯定。突破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1984年汝瓷天蓝釉试验项目获河南省科技进步奖。1986年,临汝县工艺美术汝瓷厂生产的双龙瓶、内花碗、鸡心碗、玉壶春等9种产品在第三届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评审会上一举夺魁,获得“金杯奖”。同年,汝瓷17号豆绿釉在临汝县工艺美术汝瓷厂研制成功,该项目获1986年河南省科技进步奖。1988年汝官窑天青釉、月白釉陆续实验成功,获得国家和省级表彰,引起整个古陶瓷界震动,成为汝官窑全面恢复的重要转折点。

  6、《汝帖》对明清以来书法的影响;

图片 11

“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这就是说明,世间所有,都是相生相克,相辅相成的,无高所以无低,无常所以无短,无前也就无后。

不过对我们来说,也许更重要的是学习王羲之、颜真卿等在书法史上开宗立派的书法家的“创新”精神。尽管书法是一种讲求传承的艺术形式,但既然是艺术,就一刻也不能离开创新。需要看到,王羲之、颜真卿两位书法家对于此前书法传统的创新多于继承。王羲之师从卫夫人,宗法钟繇,但“大人宜改体”,开创了东晋的“新体”。颜真卿也是笔法史上传承有序的人物,他曾向张旭学习笔法,但他对于书法史的贡献显然要比乃师更胜一筹。两位开宗立派的书法家并非没有继承,但更重要的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做到了创新。此外,只有“创新”还不够,书法家所创造的新风格、新流派、新范式还要通过社会效果表现出来。在书法史上,这两位书法家所开创的风格都引起了后世书家的大量效仿,并且在各自的后学者中都出现了书法史上的重要书家,从而体现出经久不衰的生命力。而明清之际有许多取法金石碑版的书家,比如伊秉绶、郑燮等,虽然不可谓不“新”,但效法者寥寥,缺乏对于书法史的影响力。这样的创新,还只是在“流”上的创新,上升不到“源”的层面。

进入21世纪,汝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汝瓷产业的发展,将汝瓷列入“十五”发展规划重点发展产业,对汝瓷的研制开发力度不断加大。汝州市酷爱汝瓷的有志之士纷纷献身汝瓷开发事业,产生了一批优秀的汝瓷专家,朱文立和孟玉松分别被授予国家级和省级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称号。

  7、目前国内文博单位《汝帖》的收藏情况。

图片 12

在书法里,就是“疏”和“密”,“方”和“圆”,“快”和“慢”,“轻”和“重”等等一系列的关系。这些关系都体现在王献之的书法中。

真正的“源”上的创新,应是一种综合的创新。尽管已经无法考证追溯最初的提出者,但所谓“天下三大行书”都是三位书法家真情流露的自作诗文。可见书法史上有影响的作品并不仅仅源自对其纯粹艺术价值的判断。今天我们学习颜真卿的创新精神,也不是仅仅拘泥于他的笔法和字形,而是应在技法、艺术、思想和学术等多个层面展开。此外,对于颜真卿的研究也需要创新。相对于国内关于颜真卿大量的年谱、传记式的研究,倪雅梅的《中正之笔》就让我们有眼前一亮的感觉。这部著作并没有使用什么新材料,相反,这部著作英文版出版时,颜真卿的《郭虚己墓志铭》刚刚出土,作者恰恰并未注意到这一材料。然而,尽管所使用的都是旧材料,但对旧材料的重新遴选和解读本身还是体现出作者的创新意识。反之,如果使用旧的方法来解读新出土的材料,那么这些材料也不会产生创新的学术成果。书法研究如此,书法创作亦然。诚然,创新可能伴随着争议,正如海内外众多书法家和理论家对《中正之笔》一书的批评一样,但也正是这样的学术实践与批评机制,才构成了推动书法不断向前发展的动力。

光阴荏苒,在一代代汝瓷人的努力下,河南汝州出现了传承创新烧造汝窑的局面,汝窑天青釉得以重见天日,汝瓷这个稀世珍宝得以重放异彩,让历经近千年沧桑的汝官窑得以重新焕发生机,通过汝瓷人不懈地努力,汝瓷产品畅销国内,并走出国门,向全世界重新展现光彩。

  (二)围绕《续汝帖》,编撰小组相关专家就《续帖》的缘起、甑选思路、推进过程等,向与会专家做了汇报。到会专家就以下问题展开了研讨:

图片 13

如下图中的“相体恕”、“子与至广”、“得集理不念”,字与字之间靠近挨拢,与同列的“耳”、“州耶”、“心也”形成对比,尤其是最后的一个“耳”字,彻底的打破前三列上部分的整密,与下部分的疏朗又合为一体,左下角“足下兄”、“当有”四字则在疏密之间。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引领产城融合

  1、现代文化环境下续刻《汝帖》的意义;

图片 14

再看下图中,右“江州助汝”就与左“船迎汝当具”形成对比,“江州助汝”四字相连,流畅婉转,笔画相连不断,笔势从上至下,连绵起伏。而左五字,笔笔断开,字字停顿含蓄,其中的“返”字,走之底的书写,更是有意阻止了行气的贯通,使行气在“返”字这里稍有停顿,打破了“江州助汝”的字势流动感,且不完全停止了行气的流通,手段高明自然。

作者简介

近年来,汝州市委、市政府把传承和弘扬汝瓷文化作为一项重要的历史使命,确定了“汝瓷文化名城”的城市发展定位,高标准制定汝瓷文化发展规划,启动实施了张公巷汝窑发掘保护,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汝瓷产业发展的扶持政策,布局科学、可持续的产城融合发展。

  2、续刻《汝帖》选帖标准和形制、技术规范;

图片 15

这种组合和对比的变化无处不在,且都不是孤立存在的,是一种重叠存在,断连中有轻重,轻重中有疏密,疏密中有快慢,快慢中有断连等等关系,周而复始,和谐统一。照应了蔡邕在《九势》中的“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焉;阴阳生焉,形势出矣”。在这一系列的丰富变化中,无处不凸显自然之理。

姓名:祝帅 工作单位:

2017年12月28日,第三届中国陶瓷电商大会在汝州举办,搭建起了我国各产瓷区间的交流合作平台,对进一步拓宽合作领域,提升各地区合作水平,促进陶瓷企业发展壮大,实现协同创新、共同发展提供新契机。

  3、从目前“试刻版”发现的一些应该注意的问题;

图片 16

二、王献之书“非草非真”

汝州市还以“艺术陶瓷生活化、生活陶瓷高端化”的发展理念,规划建设中国汝瓷文化小镇,打造成集汝瓷生产、销售、科研、培训、展览、旅游功能于一体的国际性汝瓷文化圣地。中国汝瓷文化小镇位于汝州市南部严和店古窑遗址旁边,蟒川河自西向东流经整个小镇,这里自古就有“十里蟒川河,十里大窑厂”之说,历史文化底蕴深厚,陶瓷土矿资源和水资源丰富。汝瓷小镇总规划面积约12平方公里。小镇按照“一带两岸多组团”的结构体系,将汝瓷博物馆、汝州美术馆、游客服务中心、国际陶艺村、古窑遗址公园、汝瓷大师园等有序布局,构建出丰富多彩的文化体验。小镇先后荣获“全国特色小镇”“河南省重点文化产业园区”“首批河南省文化与科技融合示范基地”“河南省田园综合体”等荣誉称号。

  4、对续刻《汝帖》的期望,等。

图片 17

王羲之将“质朴”变为“妍美”,且有中庸平和之气。而王献之,则是在“妍美”之上,再上一层,可称为“壮美”,笔势放纵,抒情性极强。

(光明日报记者 崔志坚 光明日报通讯员 刘金泉 曹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