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山水画颠峰时期的三大体系

    尽传笔趣墨韵雄

古典山水画颠峰时期的三大体系

11月30日,《富春气象——李江航山水写生作品展》在杭州富阳富春艺术馆拉开序幕。此次画展亦是富春艺术馆建成后的第一次展览。
下午3点,画展开幕式隆重举行,开幕式由半山壑学人、画家、书法家陈振环主持,上海市人民出版社原总编辑、上海市文史馆研究员郭志坤、浙江省画院名誉院长、著名画家潘鸿海,中央美院教授、著名画家杜觉民,《中国艺术家年鉴》主编
、画家陈子游,富春艺术馆馆长周循以及富阳市的相关领导出席了开幕式。

图片 1

追寻大师足迹 弘扬大师精神 传承大师艺术

    参得画道妙合中

作者:潘日明

富春艺术馆的开馆首展邀请福建山水画家李江航,从富春江下游开始,乘一叶小舟,逆江而上,创作了以富春江为题材的山水作品六十余幅,以享公众。李江航的作品承接传统,沉雄大气,表现手法特立独行而且多姿多彩,给现场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在场的书画界名家、评论家对于李江航的作品给予了高度评价。画展将于12月16日结束。

黄宾虹先生

纪念黄宾虹诞辰150周年

 

单位:福建师大美术学院 邮编:350007

附:画展现场名家评论

黄宾虹先生是我国现代杰出的山水画家、画学理论家、鉴赏家、美术教育家。特别是他的山水画甄陶天机,笔墨铸魂,别开一面,将中国文人画推向了一个新高峰,成为一代宗师。

徐本全山水写生采风展览系列活动启动  

   
吾与沙正鑫相识已近十年,他在浙江画坛名家里穿梭、求教,并以虚心、真诚之品质为人所接受并受益。而后又笔墨勤耕、真秋不怠,而获得渐进与大进,成为传统丹青与外师造化的双峙,而得中国绘画之正脉、正道。诚诚然,这将郁成沙正鑫日后所创造山水画之大成。

中国古典绘画,在其发展过程中,产生了许多表现形式。本文以山水画为例,站在历史的角度上去看待这一古典绘画形式的发生、成熟、升华以至停滞、衰亡。山水画“古典”形式这个概念,是区别“现代”山水画形式而言的。山水画古典形式由幼稚到成熟,经历了将近两千年的历史,总结“古典”形式定能对“现代”形式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郑竹三 (浙江省文史研究馆 馆员 著名画家 评论家)

艺术观、审美观指导画家的创作,并伴随一生,决定其风格、而貌,它是画家成功与失败的关键。“四王”之摹古,“四僧”之变革,正是受到艺术观、审美观的制约。黄宾虹山,水画能古今独步·标程当代,亦是由其艺术观、审美观所决定的。生活在20世纪上半叶的黄宾虹,面对中国山水画二千年的发展历程,仰视历代前贤们不断登攀的这座大山,寻思自己的艺术之路。是寄宿古人田舍,安逸度日呢?还是跨越古人,另辟新径?他终有所悟,有所取,大声疾呼:“变者生,不变者淘汰!”黄宾虹认为,只有变革,中国山水画才会出新,才会发展,才会有生命力,否则被淘汰。对于变革,黄宾虹有自己的独到而精辟的见解。他说:“屡变者面貌,不变者精神”;又说:“画学有民族性,为遗传法;有时代性,为变易法”。黄宾虹准确的抓住了中国传统绘画的变与不变的规律和实质,时代的变易,画家的作品必须反映时代,因此每一时代,甚至每一位画家,其风格、面貌都需要变。但中国画又有其鲜明的民族性,有其独特的审美内涵,独立的理论体系,以及制作工具和创作方法——这些可归为中国绘画的民族精神,这种精神则是不能轻易改变的,否则就不是中国画。所以说:变,使黄宾虹的山水画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和崭新的个人风格,从而跻身大师之列;不变,使黄宾虹的山水画具有浓烈的民族特色、浓厚的审美内涵,使他成为中国现代民族绘画的典范和杰出代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古今任何一位大画家,都是准确地抓住了变与不变的法则,并不断地实践之而走向成功之路的。

图片 2

 

唐未、五代,是古典山水画发展的关键时期,处在这个关键时期的代表人物是荆浩。他促进山水画水墨形态的形成,奠定了山水画古典形式的基础。随着关仝、李成、董源、范宽发展了这一古典形式。《图画见闻志》把关仝、李成、范宽看作是“标程百代”的空前绝后的大师。然而,从元代开始认为,关仝的成就只是从荆浩到范宽的过渡体。认定:李、董、范“三家照耀古今,为百代师法。”李成、董源、范宽三家,以各自成熟的表现形式,展示了水墨山水画古典形式的内涵。由此演化成丰富多采的各种风格、流派,经北宋全景山水画、南宋院体山水画、元代文人山水画,形成山水画古典形式的三大体系。

富春江是最有文化的一条江,而且最美丽,人才辈出。李江航敢到这个中国最有文化最有魅力的江来写生,表现自己的情操,这是一个勇敢的画家,同时也是一个成功的画家。成功在哪里呢?一,他吸收了浙派的绘画,浙派的大刚大柔,所谓大刚,就是笔墨,黄宾虹的线条,吴昌硕的雄健,潘天寿的点。李江航取了黄宾虹、吴昌硕以及潘天寿的特点,他来到我们浙江最美的山水来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所谓中得心源就是他把自己的体验,自己的经历,自己的功力,以及自己的修养,用他的绘画语言来表达他的人格,表达他的学问,表达他的境界,他是一个传统的画家,又是当代一个很时尚的画家。书画同源,我今天第一次看到他的书法,非常入骨,非常精神,非常有味道。他的绘画都是大师文脉的继承和发展,同时更重要是师造化,走向自然,走向生活,他把物质人生提高到艺术人生,这是一个递进,一个发展,我们非常欢迎李江航先生到浙江文化大省来交流、来创作、来弘扬、来展示。

中国山水画,自隋唐独立以来,经历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变革。明人王世贞在《艺苑厄言》中总结说:“山水至大小李一变也,荆关董巨又一变也,李成范宽又一变也,刘李马夏又一变也,大痴黄鹤又一变也”。中国古代山水画变革虽不尽上述.但几次大变革基本相符。我们惊奇的发现,每次大变革,都给我们留下风格、面貌截然不同的作品。李思训父子金碧辉煌、工整典丽的青绿重彩山水;王维、张璪等人雅致淋漓的水墨山水;荆浩、关同、范宽写气局伟岸、石骨坚凝的关陕秦陇山水;李成、郭熙写寒林远岫,烟云迷朦的齐鲁之山;董源巨然写葱郁平远的江南水村云峦;马远、夏圭以水墨苍劲、院体之风写钱塘之景;黄公望、王蒙则以繁密疏简之皴笔写富春、黄鹤……。历代大师们,以勇敢的变革精神,写下了时代的画卷,创作了无数各具风貌的佳构,汇集成中国绘画的丰富宝库。

徐本全艺术简介

   
创作中国传统、传薪美术是一个长期的生命过程,而且是一个激发智慧的历程。沙正鑫从决心为之中国美术奋斗一生时刻起,即知其中之艰辛与快慰,于是他从深入传统进、以“外师造化”出,又以笔墨造象而继承、从转益多师而发祥,以期求得传统美术之大道,完成自我之心愿与期望。吾多年观其艺术之履炼与悟道,便是这个进程发展之范畴,真是可喜可赞。

一、北宋全景山水画

梅墨生 (著名评论家 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 国家一级美术师)

黄宾虹一生研究、创作山水画八十年。年轻时,苦学传统,博采山川,浸淫史论。对于传统他十分重视,广学前贤,收为己用。他总结自己学画历程时说:“我在学画时,先摹元画,以其用笔、用墨佳;次摹明画,以其结构平稳,不易入邪道;再摹唐画,使学能追古;最后临摹宋画,以其法备变化多”(1948年5月对王伯敏语)。又说:“有人说我学董北苑,其实不然,对于宋画,使我受益最大的还是巨然。我也学过李唐、马、夏。我用功于元画较多,高房山可以说是我的教师,对子久、黄鹤山樵画,在七十五至八十岁间临得较多,明画枯硬,然而石田画,用笔圆浑,自有可学处。至清代,我受石溪影响自然不少,龚柴丈用笔虽欠沉着。用墨却胜于明人,我曾师法”(1951年夏对王伯敏语)。黄宾虹数十年沉寂于案,精研古人,对于历代山水画大家的笔墨风格,莫不一一深入堂奥。对于前人的笔墨特点和优劣,体察入微,如数家珍。他临习古人,不限一家,董源、巨然、李成、范宽、郭熙、二米及李唐、马远、夏圭的画,他都下过苦功。对于元四家,他取黄公望、王蒙的皴法,又取吴镇的墨法,对于倪瓒,认为“墨无渣滓.精洁不淤,厚若丹青”,在中年时期临写特多。明清作品,除沈石田、董其昌钋,凡有小名家的好画过目,也认真吸取其长。他还特别欣赏邹之麟、恽道生的用墨,游富春江时,还不忘带邹、恽的画与真山水印证。同时,他对乡里前辈,如查士标、弘仁、孙无逸、汪之瑞、李流芳、程邃、郑欧等都极推崇,心印手摹,兼学众长。此外石涛、石溪、龚贤、王原祁、梅清等对他影响也很深。

  徐本全,又名徐本泉,号玉带山人、玉山懒人,斋名浭湖草堂、北虹庐。现为北京虹庐画派研究院院长。

 

以董源、巨然、李成、范宽、郭熙等为代表。他们所表现的山水画以全景式为主,气势宏伟峻拔,多有设色,有明显的区域特征。对北宋中期及宣和画院中的青绿山水画影响颇广。画史上“董、巨”并称,为北宋南方山水画的代表。表现形式上,董源“水墨类王维,着色如李思训“。(见郭若虚《图画见闻志》)特别是以水墨作矾头、披麻皴作山石、掺杂浑点、干笔、破笔,互为多变的形式;画山、画坡岸、都无奇峭用笔,极为自然的表现,充分表现了江南特有情趣的湿润的景象,《夏山图》便是这一画法的代表作。巨然师承董源,但师心而不蹈迹,在表现山石皴法上,变短披麻为长披麻,外师造化,
矾头间穿插树木,
加以浓墨破笔点苔,郁郁葱葱,极富生气。《秋山问道图》最能代表其山水画用笔用墨的特点。

李江航在默默用功,作为民间画家,不在体制内,非常勤奋。与在中国美术馆那次的展览相比,他这次的作品有延续性,但又有变化,我觉得富春山水对他的笔墨有启示。墨法上更往一个极致上走,水用的更多了,很大胆,小品很精彩。他的画很苍茫,用笔老辣,用墨大胆,厚重,水与墨之间的处理相当不错。

对于传统山水精粹的学习。无论从广度和深度上说.黄宾虹算得土是古今独步。他认为:“作山水应得山川的要领和奥秘,徒。事临摹,便会事事依人作嫁,自为画者之末者。”又说:“今人作画,不能食古而不化,要出古人头地,还要别开生而。”出古人头地。别开生面,这就要画家勇敢地变革古人的画法和面貌,自成一格。黄宾虹深知,变革古人,非到大自然中觅取变法的钥匙和灵感的火花。凡出自造化,出自生活,达到通境会神、静玄内美、物我两忘境界的艺术创造,是最具生命力的。黄宾虹一生遍游粤桂、荆楚、齐鲁、燕赵、川蜀,曾九上黄山,五游九华,四登泰岳。每到一地,手挥目送,观其山川风土,把师古人与师造化互为契合,写生忆绘,积稿盈万。他深有体会地说:“造化有神有韵。此中内美,常人不见。”“吾人惟有看山入骨髓,才能写山之真,才能心手相应,益臻化境。”“作画当以大自然为师。若胸有丘壑,运笔便自如畅达矣http://www.hdfcj.com ,!”又说:“余游黄山,青城,尝于宵深人静中启户独立领其趣。”黄宾虹终于实践了他“不读万卷书,不行万里路,不求修养高,无以言境界”的铭言。

http://www.xpwellness.com ,  1962年生于河北省唐山市,自幼随唐山名画家赵桂兰学画。1978年开始研习黄宾虹书画艺术和理论,数十年不间断。同时研习历代法书名画,尤爱董源、巨然、惠崇、黄公望、倪瓒、沈周、董其昌和查士标等人作品。绘画创作严遵六法,所作山水画乱笔披离,点画狼藉,风神懒散,气韵荒寒,功力深厚,格调超逸,笔苍墨润,古意犹存,工拙不计,重在画品,以文人逸品画为最高追求。

    沙正鑫的山水画,由北宋范宽,南宋马远、夏  
 ,以及黄公望等历代大师入手筑基,又由石涛出,同时学习当代大家童中焘等浙派山水名家。这种艺术规迹无疑是一条名家辈出之道,而且是唯一之正确选择。

北宋时期的北方山水画,自成一家的李成,喜欢遨游山川,以北方自然山水为素材,常画雪景寒林,疏旷清远。在笔墨的使用形式上,用笔挺拔坚实,骨干特显,勾勒不多,皴擦亦少,但极富层次感。李成所作的山水画,往往因地方特色不同,使用的表现形式也不同,作品的风格自然也就不同了。据传《读碑窼石图》为李成、王晓所作,从中足以看出上述的特征。写山真骨的范宽,生活在北方终南、大华山林岳麓之间,万仞千岩的地理环境,造就了它的山水画,是以一种“峰峦浑厚,势状雄强,抱笔俱勾,人屋皆质”(郭若虚《图画见闻志》)的作风。所作山峦岩石,圆浑润厚,常以雨点、豆瓣皴擦山石纹理,无论勾山描树,用笔极重骨法;渲云染壑,用墨极富神韵。山顶好作密林,水际喜作突兀大石。范宽山水画中所体现出来的这些表现形式,在其代表作品《溪山行旅图》中,特点尤其明显。郭熙是一位宫廷画家,其山水画能得神宗皇帝的赏识,是因为他所画山水,千形万状,时取李成之法描树,也用董源、范宽之法画山,又能独树一帜成为自家风格。郭熙画树枝状如鹰爪,画松叶如枯针;画山则形如夏云,故称云头皴。山势耸拔迂回、跌宕起伏,远山多正面。形成独特的山水画表现形式。从《早春图》所表现的山石、树木、远山就能看出这种形式风格的特点。此外,郭熙对古典山水画表现形式上的贡献,在于其所著的《林泉高致》中,归纳了山水画构图的规律,提出“高远、深远、平远”的法则,对后世的影响直至今日。

潘鸿海 (浙江省画院 名誉院长 著名画家)

黄宾虹穿越了古人的轨迹,跨入了山川的肺腑。他的“心”与古人的“法”,山川的“性”已相融无间,其体悟大异常人,从而变法出现了。黄宾虹早学晚熟,八十后,面貌大变,笔墨技法炉火纯青。其用笔如折钗股,屋漏痕,用墨更是出神入化,奇妙无比。他所形成的黑密厚重的画法特点和浑厚华滋的艺术面貌,突破前人,使中国山水画的发展跃入一个新的境界。黄宾虹已将中国文人画推向又一高峰。

  艺术上受影响最深的理论是谢赫的六法论、苏轼的形似论、赵松雪的古意论、倪瓒的逸气论、黄公望的寄乐于画思想、董其昌的南北宗论、黄宾虹的董巨二米正宗论以及陈绶祥老师的画山水与画山水画的区别说。

 

此外,两宋之交出现的米氏云山,与当时的绘画主流一一院体的趣味和风格迥然不同,它既综合了五代以来的笔墨技巧,又发挥了北宋文人画的理性表现,自成一派,是突破前人风格另辟蹊径重要代表人物。“二米”长期生活在江南,饱览江南自然的云山烟树,小米说:大抵山水奇观,变态万千,多在晨晴悔雨间。从形式上讲,其云山的画法属于大写意,以泼墨的手法,参以积墨和破墨,在点睛处又以焦墨提神;以积墨和破墨画树,不取工细,意到便收,纯属“墨戏”。米氏云山对元代初期的山水画曾有过影响作用,后又被明、清两代的画家作为率意漫写的典范。

现在的大环境很好,对我们从事艺术创作的人是一个大好的时机。我们有些画家在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深层次的研究,李江航就是其中之一。今天展示的作品,很明显,是从生活中来的,从生活中感受到的东西,出现在画面里,但是用他自己的语言表达了富春山居的情怀,非常有特色的反映了富春江的面貌,和别人不一样,至少和黄公望不一样,他有自己的理解,自己的笔墨。他对富春江扑面而来的那种感受画出来的画,是很有激情的。从表现手法上看,他是文人画,但又不拘泥于某一块石头某一棵树,他就是很纯粹地用自己的笔墨来表达自己对于富春江的那种感受,对于他的追求我是很钦佩的。从技法上看,他用笔很老辣,有很强的黄宾虹的特色,画得很浓郁,焦墨用的很多,在画坛上,他是独树一帜的,可喜可贺,看了这么多好作品,受益不浅。

黄宾虹一生以最大的力气求变,终于形成自己的独特面貌,但他又以最大的力气求不变。黄宾虹一生忠实的维护中国绘画的民族性,即民族风格、民族审美、民族精神。我们知道,中国绘画生存和发展于民族土壤。中国绘画的民族性,是中华民族生活、文化、审美特点的反映,舍弃了民族性,中国画也就失去民族精神,便无法立足于世界艺术之林,这正是黄宾虹为什么强凋“不变者精神”的原因。

http://www.keanetreats.com ,  在理论上提出将“乱”列入黄宾虹作品的五大特点之一,即“黑、密、厚、重、乱”,并将黄宾虹与元代黄公望并称为中国山水画史上的“二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