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艺术周之后,上海的艺术都市梦还在路上

  2017年,上海又新出现几家美术馆,复星艺术中心、艺仓美术馆、八万吨筒仓、昊美术馆,加上持续稳定做出优秀展览的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外滩美术馆、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等,艺术爱好者群体被滋养、培育。

艺术家丁乙的工作室设在西岸艺术中心附近,柳亦春的事务所“大舍”新址也选在那里。2015年,摄影师刘香成筹建了上海摄影艺术中心,收藏家乔志兵打造出乔空间,不远处的油罐艺术中心2018年正式建成。画廊也来了,2016年,国内最重要的画廊之一香格纳画廊从M50艺术区正式搬了过来,在全新空间里庆祝它的20周岁生日。今年,阿拉里奥画廊也来到西岸,还增加了一家来自日本的大田秀则画廊。此外,值得关注的还有艺术家徐震的没顶画廊,以及来自中国香港的马凌画廊。

图片 1

开放心态比钱包更值得赞赏

  江馨玲通过对比香港和上海两者对于艺术市场的重要性,认为上海将会变成亚洲另一个重要的艺术中心。“上海有很多私人美术馆,有足够的空间来发展,房租地租还是比较便宜,适合新画廊来发展。如果西岸将来发展得好,对上海也有很好的帮助。”

  艺术家丁乙的工作室设在西岸艺术中心附近,柳亦春的事务所“大舍”新址也选在那里。2015年,摄影师刘香成筹建了上海摄影艺术中心,收藏家乔志兵打造出乔空间,不远处的油罐艺术中心2018年正式建成。画廊也来了,2016年,国内最重要的画廊之一香格纳画廊从M50艺术区正式搬了过来,在全新空间里庆祝它的20周岁生日。今年,阿拉里奥画廊也来到西岸,还增加了一家来自日本的大田秀则画廊。此外,值得关注的还有艺术家徐震的没顶画廊,以及来自中国香港的马凌画廊。

上海正在成为中国当代艺术最重要的窗口。双年展、官方美术馆与民营美术馆持续不断的展览与活动,艺博会和画廊的聚集,加上艺术家和收藏家群体的活跃,一个艺术生态系统也在每年一度的“疯狂艺术周”背后日渐完整起来。

图片 2

大牌画廊来了

  在两年前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上,卓纳画廊就辟出一半展位空间为德国画家尼奥·劳赫(Neo
Rauch)办了一次小型个展。接下来的销售情况就越来越好,今年他们在西岸艺博会的首次亮相,也把尼奥的一幅售价为110万美元的大画放在重点位置。

  “城市进入后工业时期就会开始自我更新。”柳亦春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说,“工业时期大量工厂混杂在城市当中,现在这些工厂里有一部分因为技术发展而丧失职能,还有一部分因为污染问题或者管理者有意识的规划调整而迁移到城市外围。工厂腾空之后,需要经过升级改造而变成城市发展的另外一种空间。”

在西岸,一个又一个新的艺术空间冒了出来。

每年3月的香港巴塞尔曾在当代艺术界引起轰动,而去年到今年,11月上海的艺术季,丝毫不亚于3月的香港,艺术家、策展人、画廊主、艺术藏家、时尚人士都飞来了上海,11月的上海已经无可争议地成为亚洲艺术的中心。

“中国艺术市场里拍卖行占有更大的话语权与地位,所以对艺术品有收藏兴趣的人总是先从拍卖行角度来学习市场信息。但这与画廊体系有很大的不同,毕竟我们代理艺术家、为他们做展览、出画册、宣传,更加重视艺术家未来的发展,所以节奏更加稳重。现在中国藏家越来越多地想要结识艺术家本人,于是就要更多地与画廊打交道,也更加意识到拍卖行是在画廊体系之上的另一个层面。”克里斯对第一财经说。

  马凌画廊总监江馨玲告诉记者,在两边艺博会同时进行展示,加上在西岸新空间的开幕,可以最大化地接触到来自内地的各种藏家、发掘潜在合作伙伴。“两个博览会都有不同优点,吸引观众不一样,希望两边都可以做。相对来说,西岸的位置比较偏,一般人知道的还是比较少。”她说。

  随着徐汇西岸以及浦东东岸的区域更新与开发建设,在艺术创意的引领和推动下,上海的城市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城市进入后工业时期就会开始自我更新。”柳亦春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说,“工业时期大量工厂混杂在城市当中,现在这些工厂里有一部分因为技术发展而丧失职能,还有一部分因为污染问题或者管理者有意识的规划调整而迁移到城市外围。工厂腾空之后,需要经过升级改造而变成城市发展的另外一种空间。”

PSA“青策计划”5周年特别展览与活动

图片 3

  “藏家开始时会比较注重那些大牌名字,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想要找自己的品味和眼光,这就需要时间培养。”江馨玲说起近些年在艺博会上感受到的变化,“因为必须看很多艺术家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才愿意收藏根本不认识的年轻艺术家。但这样可以与艺术家一起成长,看他们随着时间而不断改变,这也是年轻艺术家最好的地方。”

  印尼华人余德耀在英文杂志《艺术与拍卖》“艺术世界最有影响力的100人”榜单里多次排名靠前。他看中了上海这块有待开发的区域,请来日本建筑师藤本壮介,把原龙华机场飞机库改造成一半透明、一半敦厚的样子。

距离龙美术馆西岸馆不远的余德耀美术馆,与邻居互相借力宣传,争做大展。两家私人美术馆在2014年西岸“艺术走廊”还只是个遥远的蓝图时开幕,如今成为上海乃至全国举足轻重的艺术机构。

图片 4

十一月的”疯狂艺术周”席卷上海时,Vanguard画廊的老板李力也迎来了自己最忙碌的一段时间。在她位于莫干山路M50艺术区的画廊里,台湾地区艺术家许哲瑜的个展如期开幕。“两场艺博会引发了周边的活动。画廊的展览之所以选这个时间,和这个大背景也是有关系的。”李力告诉第一财经。除了参加西岸和ART021两场艺博会,在远离市区的上海玻璃博物馆,李力与馆方合作的一个长期策展项目也不失时机地推出了艺术家廖斐和杨心广的两个个人项目。她筹备这两个项目的时间超过一年,艺术周是将它们推出的最佳时机。

  买卖之外的行动

  钱梦妮

建筑师柳亦春2014年设计完成龙美术馆西岸馆时,可能无法想象徐汇滨江在之后三年内的巨大的变化。

图片 5

总部在香港的马凌画廊(EdouardMalingueGallery)创办于2010年,虽然法国画廊主有着毕加索等现代西方艺术家的画商世家背景,但他们还是致力于当代艺术领域。他们今年则同时参加了ART021和西岸艺博会,并且还在西岸地区开设了内地第一家分支画廊。在“上海艺术周”期间借机推出年轻艺术家崔新明个展。

  定时发车的艺术巴士,一端连接西岸,另一端则连接上海展览中心的第四届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2013年,年轻收藏家应青蓝和资深公关包一峰联合创办ART021,它一度成为潮流青年争相追捧的艺术与时尚事件。去年开始,举办场地由外滩美术馆改到上海展览中心,今年的参展画廊多达84家。

  从2016年开始,上海因为秋季某个时间段集中出现上海双年展、美术馆大型展览、画廊重要展览和多个艺术展会,让满世界定期相聚的艺术界重要人物们开始在日程里新增一个“上海疯狂艺术周”。

原北票码头一排造型特异的煤漏斗引起了柳亦春的兴趣,他不但没有把它们拆掉,反而以其造型为灵感设计了“伞拱”建筑结构,成为整个龙美术馆西岸馆最为核心的部分。

图片 6

“藏家开始时会比较注重那些大牌名字,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想要找自己的品味和眼光,这就需要时间培养。”江馨玲说起近些年在艺博会上感受到的变化,“因为必须看很多艺术家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才愿意收藏根本不认识的年轻艺术家。但这样可以与艺术家一起成长,看他们随着时间而不断改变,这也是年轻艺术家最好的地方。”

  总部在香港的马凌画廊(Edouard Malingue
Gallery)创办于2010年,虽然法国画廊主有着毕加索等现代西方艺术家的画商世家背景,但他们还是致力于当代艺术领域。他们今年则同时参加了ART021和西岸艺博会,并且还在西岸地区开设了内地第一家分支画廊。在“上海艺术周”期间借机推出年轻艺术家崔新明个展。

  今年11月12日结束的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参观人数达7万人次。而同期举办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的参与人次,也从去年的3.2万增加至4.6万人次。两个艺博会如今索性将举办日期重叠,不少画廊在两边同时参展,迎来同一批藏家、嘉宾和媒体,形成了强大的集聚效应。在互相竞争和比较关系中,两个艺博会品牌最终确立了各自的最佳定位。

“大量新兴富有人群的成长、美术馆的建立、民众对艺术知识的普及了解,成为推动中国艺术市场发展的重要力量。大家对信息有着强烈的渴求,勤劳工作是大家普遍认同的美德,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对这里感到尤为亲切。”他对记者说。

此次上海双年展,也是继“重新发电”“社会工厂”“何不再问”后,
双年展在PSA又一次上演。

在两年前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上,卓纳画廊就辟出一半展位空间为德国画家尼奥?劳赫(NeoRauch)办了一次小型个展。接下来的销售情况就越来越好,今年他们在西岸艺博会的首次亮相,也把尼奥的一幅售价为110万美元的大画放在重点位置。

  十一月的“疯狂艺术周”席卷上海时,Vanguard画廊的老板李力也迎来了自己最忙碌的一段时间。在她位于莫干山路M50艺术区的画廊里,台湾地区艺术家许哲瑜的个展如期开幕。
“两场艺博会引发了周边的活动。画廊的展览之所以选这个时间,和这个大背景也是有关系的。”李力告诉记者。除了参加西岸和ART021两场艺博会,在远离市区的上海玻璃博物馆,李力与馆方合作的一个长期策展项目也不失时机地推出了艺术家廖斐和杨心广的两个个人项目。她筹备这两个项目的时间超过一年,艺术周是将它们推出的最佳时机。

  沙克特观察认为,全世界范围内近几年都有艺博会暴增的现象,这可能是因为人们越来越想在短时间内看完所有画廊的东西,也可能是因为艺术品买家的确变多了。他的另一个重大发现,就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崛起。

艺术家从社会现实中发现问题并创作作品;画廊发掘和支持艺术家的创作,帮助艺术家得到各种展览机会,并成为艺术家与藏家间的桥梁;艺博会让画廊、藏家与公众广泛接触;距离商业更远的双年展,也会从更纯粹的艺术与学术角度给予艺术家支持和肯定——藏家和画廊又会因此而更多地投以关注。一个完善的当代艺术生态就应当是这样互相交流、彼此影响。

图片 7

西岸的艺术发展路径,可以视为上海乃至中国当代艺术演进的一条普遍道路。这对于各家画廊和他们代理的艺术家而言,意味着更多的机会。艺术家从社会现实中发现问题并转化为作品;画廊发掘和支持艺术家的创作,帮助艺术家得到各种展览机会,并成为艺术家与藏家间的桥梁;艺博会让画廊与藏家与公众广泛接触;距离商业更远的双年展,也会从更纯粹的艺术与学术角度给予艺术家支持和肯定——藏家和画廊又会因此而更多地投以关注。一个完善的当代艺术生态就应当是这样互相交流、彼此影响。

  “中国艺术市场里拍卖行占有更大的话语权与地位,所以对艺术品有收藏兴趣的人总是先从拍卖行角度来学习市场信息。但这与画廊体系有很大的不同,毕竟我们代理艺术家、为他们做展览、出画册、宣传,更加重视艺术家未来的发展,所以节奏更加稳重。现在中国藏家越来越多地想要结识艺术家本人,于是就要更多地与画廊打交道,也更加意识到拍卖行是在画廊体系之上的另一个层面。”克里斯说。

  西岸的艺术发展路径,可以视为上海乃至中国当代艺术演进的一条普遍道路。这对于各家画廊和他们代理的艺术家而言都意味着更多的机会。

“全世界艺术圈就这么一群人,到处都看得到他们。”美国艺术评论家肯尼·沙克特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这样说。他所说的这些人,VIP藏家、大画廊主、艺术家、名流与观众一起,都出现在上海两个艺博会的VIP预展和公众开放日中。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当代艺术及艺术品交易在上海的真正勃兴与繁荣呢?“澎湃新闻·艺术评论”特刊发记者观察。

在李力看来,上海“疯狂艺术周”的出现,算是“厚积薄发,跟逐年的积累、城市特点等有关系”。作为本土画廊,在利用恰当时机的同时,还都是按部就班地做自己的事情,“本土画廊都是依据自身特点在工作,而不仅仅关注市场。数一下经常活跃的画廊,每个(代理的)艺术家都各有特点,每个画廊都有自己越来越鲜明的特征。这对整个艺术生态的健康很重要,而不是急功近利。”

  最后发声的重头戏是第十一届上海双年展。同样位于滨江区域的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从2012年就借由第九届“上双”开幕,自此作为国内少有的公立当代艺术机构,在几年间始终都在不断推出重要展览。本届双年展的策展人是来自印度的Raqs媒体小组,他们用“何不再问”为主题延续着前年“上双”关注城市发展背后脆弱结构的思路。

  “全世界艺术圈就这么一群人,到处都看得到他们。”美国艺术评论家肯尼·沙克特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这样说。他所说的这些人,VIP藏家、大画廊主、艺术家、名流与观众一起,都出现在上海两个艺博会的VIP预展和公众开放日中。

印尼华人余德耀在英文杂志《艺术与拍卖》“艺术世界最有影响力的100人”榜单里多次排名靠前。他看中了上海这块有待开发的区域,请来日本建筑师藤本壮介,把原龙华机场飞机库改造成一半透明、一半敦厚的样子。

由原上海飞机制造厂厂房经过改造的西岸艺术中心,迎来第五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很多西方画廊主亲自到场,一些国际性的画廊,如泰勒画廊和卓纳画廊,他们的作品标签都只有中文,这说明他们的重视程度很高。”纽约着名艺术评论家KennySchachter撰文谈及上海艺术周时如此说到。总部在伦敦的泰勒画廊(TimothyTaylorGallery)成立至今已经有二十年,他们代理的艺术家中有许多进入艺术史级别的大家。今年第一次到中国内地参加艺博会,除了展位作品之外,他们把肖恩·斯库利(SeanScully)的大型雕塑《积聚》矗立在黄浦江畔,他的经典方块格纹从画布中走出来,变成了铸铁的立体框。

  对于普通观众来说,ART021的整体氛围比西岸更加轻松,作品也偏重年轻及新兴艺术家。同时因为创办人在娱乐时尚行业的人脉资源,请来各路娱乐明星观展促进社交媒体传播,也更加热闹。四天展期延续到艺术周的结尾。

  距离龙美术馆西岸馆不远的余德耀美术馆,与邻居互相借力宣传,争做大展。两家私人美术馆在2014年西岸“艺术走廊”还只是个遥远的蓝图时开幕,如今成为上海乃至全国举足轻重的艺术机构。

从2016年开始,上海因为秋季某个时间段集中出现上海双年展、美术馆大型展览、画廊重要展览和多个艺术展会,让满世界定期相聚的艺术界重要人物们开始在日程里新增一个“上海疯狂艺术周”。

图片 8

“他们也会亲自飞去美国军械库艺博会,去美术馆看展览,回来告诉我说,我懂了。”克里斯说,“这就是事情本应该进行的方向,藏家首先要有求知的热情和欲望,与中国藏家开放心态相比,有时候美国藏家反而比较闭塞,他们并不想了解新的东西,对不熟悉的不理解的东西拒之门外。可是正是来回询问的对话才能够促使人们得以理解艺术本身。”

  除了李力这样的本土画廊主在这一周里忙到分身乏术,几乎大半个国际艺术圈的人都出现在上海,除了参与西岸和ART021两个艺博会,以及稍晚举办的上海双年展,其他几十个大大小小的由画廊、美术馆举办的艺术活动,也被他们列入日程。

  柳亦春又陆续接了好几个类似的工业改造项目,包括今年对外开放的艺仓美术馆、民生码头八万吨筒仓,加上之前由上海毛巾十六厂改建而成的雅昌(上海)艺术中心。“这可能是我们的城市在未来一定时期内最为主要的建设方式。”他说。

西岸的艺术发展路径,可以视为上海乃至中国当代艺术演进的一条普遍道路。这对于各家画廊和他们代理的艺术家而言都意味着更多的机会。

一、文创与品牌:当代文化的自主力量和内生机制

在博览会期间,在西岸展开了一系列密集艺术活动。比如香格纳画廊新空间开幕展,上来就推出三十位重要艺术家作品,以示其作为内地最早一批成立画廊的资深地位。还有收藏家乔志兵创办的乔空间,和豪瑟与沃斯画廊联合推出特纳奖得主、英国艺术家马丁·克里德(MartinCreed)的在华首展。艺术家徐震则把自己迁址到西岸没多久的“没顶画廊”彻底变成“徐震专卖店”,一如既往延续着他个人的艺术与商业主题探讨。

  “因为中国经济发展非常迅速,很多外国画廊蜂拥进来一口气签下五个、十个艺术家,其实他们只是想分一杯羹,参与到艺术创作的资本化操作之中。其实很多艺术家的市场地位、作品价格很大程度上与中国经济整体背景有着紧密联系。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在发展,通常也会带动艺术市场以及作品的价位。”王凯楣对记者说,“我们并不着急要参与进来,所以慢慢找到丁乙,而他的作品与经历也都与画廊本身的定位相符。”

  上海西岸的“美术馆大道”计划在一片质疑声中近乎奇迹般地趋近实现,将大大影响上海乃至全国的艺术格局。未来,西岸将陆续建设更多的美术馆、剧院,还要重点发展艺术品保税综合服务平台“西岸自由港”,构建从艺术品保税到展示、交易的完整艺术品产业链。

政府报告提到,以上海西岸为核心,已经吸引了一批国内外知名艺术机构和艺术家入驻,“美术馆大道”初具雏形,而与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则致力于打造国际文化艺术双向交流平台。这个轰轰烈烈的过程,发生在短短四五年的时间里。

图片 9

图片 10泰勒画廊展位图片 11马凌画廊展位图图片 12研究过去,油彩、金箔、画布,三联画,洛朗‧格拉索图片 13梦游症五号,油彩、画布,崔新明,2014。马凌画廊在上海西岸的新空间开幕战呈现了崔新明个展图片 14卓纳画廊展位图片 15Tal,布面油画,尼奥劳赫,1999

  从规划初始到现在吸引到更多艺术机构和参观者来到西岸,已经过去八年,而这只是计划的一部分。未来西岸将陆续建设更多的美术馆、剧院,并且还要重点发展“自由港”,已经构建了从艺术品的保税、艺术品的展示、艺术品的交易、艺术家到设计家工作室一个完整的艺术品产业链。

图片 16

今年11月12日结束的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参观人数达7万人次。而同期举办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的参与人次,也从去年的3.2万增加至4.6万人次。两个艺博会如今索性将举办日期重叠,不少画廊在两边同时参展,迎来同一批藏家、嘉宾和媒体,形成了强大的集聚效应。在互相竞争和比较关系中,两个艺博会品牌最终确立了各自的最佳定位。

据上海市文广局2017年12月的统计显示,上海现有美术馆和博物馆82家,并且有不断上升的趋势,有更多的美术馆或博物馆将在今后几年陆续开馆。2012年上海的美术馆和博物馆为34家,至2017年12月增加了130%。2017年上海市美术馆博物馆参观人数较上年度的500万增加了117万,涨幅超过五分之一。

“我经常和朋友说,我们是个很想营利的营利机构。但是如果我这么去考虑商业模式,可能很多艺术家都不会做。之所以选择这些艺术家,就是因为我们觉得还是对未来有一个期望。”与来到上海寻找机会的国外画廊一样,李力对于中国艺术家和藏家的未来空间非常有信心,尤其是35岁到45岁的藏家群体对当代艺术的理解和支持,李力觉得已经达到非常深入的程度。

  西岸的艺术发展路径

  政府报告提到,以上海西岸为核心,已经吸引了一批国内外知名艺术机构和艺术家入驻,“美术馆大道”初具雏形,而与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则致力于打造国际文化艺术双向交流平台。这个轰轰烈烈的过程,发生在短短四五年的时间里。

随着徐汇西岸以及浦东东岸的区域更新与开发建设,在艺术创意的引领和推动下,上海的城市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国外画廊通过西岸艺博会的平台将自己的理念传达到亚洲。西岸艺博会创始人周铁海说,“博览会在展位的尺度、展墙的厚度,灯光照明等展示方面,提供给参展画廊最专业的服务,使得作品可以更好呈现。艺博会对于整体氛围和参观体验的规划,让藏家和观众能够在舒适的节奏和环境下欣赏作品,有更多时间了解作品,和画廊交流。”可见,专业化成就了国际化。

卓纳画廊明年即将在香港设立新的分支空间,克里斯告诉记者,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逐渐开拓亚洲、中国市场的谨慎步骤。中国的艺术从业者在学习西方艺术史和艺术行业运行规则,而另一方面,他们自己也在慢慢地了解和学习中国的艺术生态。“两个世界差异太大,这也就是为何需要这样的艺术展会,制造重要的机会来互相知道对方的存在。”他说。

  泰勒画廊并不着急设立实体空间,而是积极参与到国内诸多展览计划之中。比如近一两年间国内美术机构举办抽象艺术大师肖恩·斯库利个人展览,他们作为艺术家代理商就出借了很多重要作品。在这样的契机下,又结识了抽象艺术家丁乙,很快双方一拍即合——这是泰勒画廊签下的第一位中国艺术家。

  根据一份2016年艺术品产业报告,上海艺术品经营机构总共达426家,交易规模59.36亿元。其中专业画廊数量约300家,全年交易额约12亿元;艺术品拍卖机构80家,全年举办专场拍卖会293场,拍卖额为34.26亿元;上海市举办艺术品交易展会8个,艺术品交易额约8亿元;艺术集聚区3个,总占地面积10.1万平方米,吸引150余家艺术机构入驻。

根据一份2016年艺术品产业报告,上海艺术品经营机构总共达426家,交易规模59.36亿元。其中专业画廊数量约300家,全年交易额约12亿元;艺术品拍卖机构80家,全年举办专场拍卖会293场,拍卖额为34.26亿元;上海市举办艺术品交易展会8个,艺术品交易额约8亿元;艺术集聚区3个,总占地面积10.1万平方米,吸引150余家艺术机构入驻。

爱德华·霍普的作品《夜游者》目前正在上海博物馆展出

第三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为“艺术周”拉开帷幕,30家国内外画廊现身上海西岸艺术中心,共计六天的VIP预展与公众开放日里,本届艺博会总共迎来三万两千人次参观,比去年的三万人次略有增长。新入驻的十家画廊中不乏国际级水准者,还有配合展会组织策划的大型装置作品展览“XiànChǎng”——使用“现场”二字的汉语拼音来作为展览主题,25位艺术家作品部分分布在展会现场的公共区域、隔壁新搭建的临时展馆,以及贯穿西岸文化走廊的滨江露天区域。

  卓纳画廊明年即将在香港设立新的分支空间,克里斯告诉记者,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逐渐开拓亚洲、中国市场的谨慎步骤。中国的艺术从业者在学习西方艺术史和艺术行业运行规则,而另一方面,他们自己也在慢慢地了解和学习中国的艺术生态。“两个世界差异太大,这也就是为何需要这样的艺术展会,制造重要的机会来互相知道对方的存在。”他说。

  上海正在成为中国当代艺术最重要的窗口。双年展、官方美术馆与民营美术馆持续不断的展览与活动,艺博会和画廊的聚集,加上艺术家和收藏家群体的活跃,一个艺术生态系统也在每年一度的“疯狂艺术周”背后日渐完整起来。

马凌画廊创办于2010年,2016年参加了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和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在西岸开设了第一家分支画廊。马凌画廊总监江馨玲告诉第一财经,在两个艺博会同时进行展示,加上在西岸新空间的开幕,是为了尽可能多地接触到来自内地的藏家、发掘潜在合作伙伴。

ART021艺博会的诞生也与上海对文化艺术产业的扶持及几位创办者的国际化视野与专业性不无关系。自第三届(2015年)起,ART021迁入了上海展览中心。每年11月初,在上海展览中心中央大厅的台阶上俯览,熙熙攘攘中触碰到的是世界艺术市场的脉搏,高古轩、佩斯画廊、豪瑟沃斯、耿画廊、香格纳画廊等国内外一线画廊年年在相对固定的展位展出,不同的是,今年带来的作品更符合亚洲藏家的口味。

王凯楣对记者说,“我认识一位年轻女士,她在开展第一天周一就来过了,然后周二又来,她在真正决定买下之前想要好好地学习和研究作品。我因此而认识到了中国藏家是如何学习西方现当代艺术,以及他们的观点。”除了会展本身的硬件条件符合国际标准之外,对于画廊而言,来到内地实际参与艺博会,意味着能够切实地接触了解整个艺术生态圈子。“中国最顶尖的藏家就那么十几个,全世界的画廊都知道他们,但是其实还有很大一部分藏家平时根本接触不到,有的比较年轻、有的就是喜欢低调行事,并不是很多人喜欢抛头露面成为名人。如果不亲自来到这边参加展会,就无法与这一大部分的藏家接触和认识。即使有他们的联系方式,打电话、发邮件,也无法做到面对面交流的这么有效。”她说。

  除了会展本身的硬件条件符合国际标准之外,对于画廊而言,来到内地实际参与艺博会,意味着能够切实地接触了解整个艺术生态圈子。“中国最顶尖的藏家就那么十几个,全世界的画廊都知道他们,但是其实还有很大一部分藏家平时根本接触不到,有的比较年轻,有的就是喜欢低调行事,并不是很多人喜欢抛头露面成为名人。如果不亲自来到这边参加展会,就无法与这一部分藏家接触和认识。即使有他们的联系方式,打电话、发邮件,也无法做到面对面交流这么有效。”她说。

  对于多数外国画廊而言,进军中国艺术市场要以香港为基地,但现在上海可能正在变成一个新的选择。良好的商业氛围、政策环境、艺术品保税区,以及几个大型艺术博览会,都成为推动市场繁荣的因素。

沙克特观察认为,全世界范围内近几年都有艺博会暴增的现象,这可能是因为人们越来越想在短时间内看完所有画廊的东西,也可能是因为艺术品买家的确变多了。他的另一个重大发现,就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崛起。

余德耀美术馆”KAWS:始于终点”

上海正逐渐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最重要窗口。双年展、官方美术馆与民营美术馆持续不断的展览与活动、艺博会、画廊聚集,加上艺术家和收藏家这两个群体的活跃,一个艺术生态系统也在“疯狂艺术周”的背后日渐完整。

  泰勒画廊甚至还租下西岸艺术中心大门前的临时改建场馆用来做画家亚历克斯·卡茨(Alex
Katz)个展。“建筑本身在西岸的位置条件很好,而且卡茨的作品看起来就是比较干净、简洁的,与空间的现代建筑风格也比较相符,”画廊的联席总监王凯楣(Kate
Wong)接受专访时说,“这是个pop up
show(快闪秀),只在艺博会的这一周开放,结束之后建筑就会挪作他用。”把展位扩展到展场外的更大空间,如此投入让人清楚地看到企图心。据介绍,展会第二天泰勒画廊就已经确认售出两幅人像作品,另有几幅也被预订。“买下作品的藏家都是在艺术界非常资深的人士,他们当然知道大师作品的价值,大部分都是五十岁出头的中年人。还有一些藏家对卡茨并不是非常熟悉,但是会仔细研究画作里面的线条,非常好奇,反复过来看。”

  建筑师柳亦春2014年设计完成龙美术馆西岸馆时,可能无法想象徐汇滨江在之后三年内的巨大的变化。

图片 17徐汇滨江的龙美术馆(西岸馆)

二、帮助本土艺术发出中国的声音、上海的声音

最后发声的重头戏是第十一届上海双年展。同样位于滨江区域的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从2012年就借由第九届“上双”开幕,自此作为国内少有的公立当代艺术机构,在几年间始终都在不断推出重要展览。本届双年展的策展人是来自印度的Raqs媒体小组,他们用“何不再问”为主题延续着前年上双关注城市发展背后脆弱结构的思路。

  “很多西方画廊主亲自到场,一些国际性的画廊,如泰勒画廊和卓纳画廊,他们的作品标签都只有中文,这说明他们的重视程度很高。”纽约著名艺术评论家肯尼·沙克特(Kenny
Schachter)撰文谈及上海艺术周时如此说道。总部在伦敦的泰勒画廊(Timothy
Taylor
Gallery)成立至今已经有二十年,他们代理的艺术家中有许多进入艺术史级别的大家。今年第一次到中国内地参加艺博会,除了展位作品之外,他们把肖恩·斯库利(Sean
Scully)的大型雕塑《积聚》矗立在黄浦江畔,他的经典方块格纹从画布中走出来,变成了铸铁的立体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