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走红海外 “麦家热”能否复制

当代文学难掀海外图书市场波澜

当代文学: 走出去,还要走进去

(原标题:当代文学: 走出去,还要走进去)

  少数作品走红未能形成规模效应

图片 1

当代文学: 走出去,还要走进去(文学聚焦)

2014年9月17日,习近平主席访问印度期间,两国领导人谈到了中印两国互相翻译出版对方25部经典作品的协议。将要被翻译到印度的25部书中,23部为文学作品,包含了古代、现代和当代的中国文学,侧重点在当代文学,入选作品有10部,这10部除了舒婷的诗,其余均为长篇小说,包括莫言的《生死疲劳》、王蒙的《活动变人形》、贾平凹的《秦腔》、陈忠实的《白鹿原》、余华的《活着》、阿来的《尘埃落定》等。

近日,作家麦家在西方出版界刮起了一阵“麦旋风”,其作品《解密》不仅赢得了市场,也赢得了西方主流媒体的好评。《解密》的成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与启示?

  谈起麦家海外走红的原因,“运气”,成了很多新闻报道、专家学者口中的关键词——几乎所有出版人、文学研究者都对此大呼意外,连麦家本人也连称“碰上了”。 

《今日中国文学》

图片 2

  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中国文学海外传播节奏的加快,无论是在国家领导人的出访活动中,还是在中外作家之间、作家与翻译家之间、作家与文学经纪人之间,都逐渐呈现出中外文学交流的良性互动格局。

  近年来,作家麦家屡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在图书出版界和影视界都刮起了一阵又一阵“麦旋风”。近期,他再度吸引了媒体的目光,这次不是因为新书的出版或获奖,也不是因为根据其作品改编的电影上映、电视剧热播,而是因其长篇小说《解密》英译本在英美等35个国家上市,且上市首日即改写中国作家在海外销售的最好成绩,闯进英国和美国的亚马逊图书排行榜。

  其实,这种反应并不奇怪。近些年,中国当代文学中能够在海外取得成功的作品屈指可数。大部分作家的作品似乎只能在国外汉学界的小圈子里兜兜转转,难以在大众图书市场掀起波澜。除了2012年莫言因获诺奖而名噪一时外,近几年能够真正在欧美市场走红的,就只有2005年创下当时海外版权交易记录的《狼图腾》等极少数作品。 

姚建彬供图

《今日中国文学》

  中外作家在面对面互动中增进了解

  在赢得市场的同时,《解密》也赢得了口碑。《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卫报》《金融时报》《每日电讯》《经济学人》以及BBC电台等30多家海外主流媒体对麦家及其小说创作进行了报道,并给予较高评价。美国《纽约时报》援引哈佛大学教授王德威的评价,称麦家的小说艺术风格“混合了革命历史传奇和间谍小说,又有西方间谍小说和心理惊悚文学的影响”。《华尔街日报》评价:“《解密》一书趣味和文学色彩兼容并包,从一种类似寓言的虚构故事延伸到对谍报和真实的猜测中,暗含诸如切斯特顿、博尔赫斯、意象派诗人、希伯来和基督教经文、纳博科夫和尼采的回声之感。”

  显然,上述几位作家、几部作品的走红,更像是零敲碎打,难以形成规模效应。 

●首先需要好的译者

姚建彬供图

  近年来,中国作家与域外作家之间的交流日渐活跃,大家就像走亲戚一样,你家到我家,我家到你家,中外文学交流呈现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

  麦家由此成为中国作家“走出去”的又一个成功案例。《解密》的成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与启示?

  莫言的获奖极大提振了中国当代文学的信心,但令人遗憾的是,除了莫言自己,中国当代文学的世界影响力似乎并没有实现真正意义的增长。而另一方面,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文学研究者,都对当代文学走出去期望很高。“中国当代文学百部精品译介工程”“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中国文学海外传播工程”,政府的支持力度不可谓不大、重视程度不可谓不高,但实际效果与预期和投入还是存在较大落差。这不得不让人感到困惑,中国当代文学“出海”不畅,问题到底出在哪?

●选择好的出版社非常重要

●首先需要好的译者

  2009年,在第61届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上,中国第一次受邀担任主宾国,中国作协派出了由铁凝、莫言、余华、苏童、毕飞宇等100余位作家组成的庞大代表团,展开了包括“中国当代小说在德国”、“德语小说在当代中国”等演讲、对话、论坛、朗诵会。2012年,在第42届伦敦国际书展上,中国担任主宾国,中国作协组织30多位中国作家和海外华人作家前往助阵。

“超级畅销书作家”

  析

●学者的努力、批评界的引荐是当代文学走进世界的关键

●选择好的出版社非常重要

  此外,国内外大学、文学团体和研究机构之间所展开的中外作家之间的互访、交流等等,也日显活跃。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自2012年11月成立以来,主办了多场高端活动,极大地推动了中外文学互动格局的形成。埃及著名女作家纳娃勒·赛阿达维在来访中说:“你们谈到的恰恰是我想要表达的。在中国、在这里,我感觉到自己作为一个文学家存在。”

  其实,这一步走得并不容易。

  中文图书出版处于弱势地位

“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

●学者的努力、批评界的引荐是当代文学走进世界的关键

  与此同时,中国作家在域外相继斩获诺贝尔文学奖、纽斯塔特国际文学奖、纽曼华语文学奖、卡夫卡文学奖等文学大奖,也进一步彰显了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坛的分量,激发了世界了解中国文学的兴趣,是中外文学交流、对话形成良性格局的最好明证。尽管作家不是为了在国外获奖而写作,然而他们的创作成就,他们作品的艺术魅力,他们书写人类共通主题的本领,是可以联通世界的。

  6年前,一个叫谭光磊的台湾人找到麦家,希望成为其海外版权代理人,两人很快便签了协议。可转眼3年过去,竟然连一本书的版权都没有卖出去,这使他们都感到很失望。

  海外推广项目缺少评估机制

去年8月,中国出版传媒商报社等发布的《2018中国图书海外馆藏影响力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大陆共有520家出版社的24757种2017年版中文图书进入海外图书馆收藏系统。相比于其他门类的中文图书,当代文学作品具有更高的受欢迎程度。

“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

  通过丰富多样的文学交流活动,域外作家、读者、翻译家、评论家、汉学家乃至出版商,可以面对面地与中国作家交流、沟通与对话,在零距离的互动中增进对中国文学的了解和认识。中外作家的良性互动,不仅可以为中国文学的海外传播提供有效渠道和宝贵契机,而且可以为中国文学海外传播营造富有品位的接受氛围。

  这时,一位中文名字叫米欧敏的英国人出现了。她在牛津大学取得古汉语博士学位后,受聘于韩国首尔大学教授中文,一个偶然的机会读到麦家的《解密》和《暗算》,因着迷于这两部构思精密的长篇小说,便起了翻译的念头。她翻译的部分章节后来被转到了英国企鹅出版社的编辑手中,引起了对方的浓厚兴趣。出版社很快找到了谭光磊,签订了翻译和出版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