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素流芳,小物见大美——中国的古代竹雕艺术

竹刻是我国传统的工艺美术品种之一,竹刻制品有扇骨、笔筒、文具、对联等上面雕刻文字和图案的精美工艺品。我国人民历来爱竹,竹子因其节实竿挺,虚中洁外,筠色润贞,四季长青,故自古以来被视作祥瑞之物,为人们所喜爱,几千年来一直是文人墨客歌咏和描绘的对象,从《诗经》、《离骚》到绘画中的“四君子“、“岁寒三友“,竹子都是朴素而气质高尚的象征。竹子是属于君子型的植物,所以《幼学琼林》说:“竹称君子,松号丈夫。所谓“高风亮节”是人格的修养直接取法乎竹的证明。因此我国历史上特多爱竹成癖的古人,魏晋有“竹林七贤”,唐代有“竹溪六逸”,王维有“竹里馆”,苏东坡则宣称:“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宋代文与可的《竹颂》中提到“心虚异众草,节劲逾凡木”。

竹是中国人

中国古代文人的生活情趣是以书房为中心展开的,臂搁是中国“文房清供”的特产。臂搁多以竹制居多,一般用去节后的竹筒,将其分劈成三块,然后在凸起的竹面上采用浅刻平雕的手法,镌刻一些字画,通常是座右铭、诗画、赠言等。

竹雕居我国古代四大雕刻艺术之首,为人所喜爱。我们在欣赏竹雕艺术品时,多数是指以竹茎为材料雕刻的艺术作品,雕刻手法中有圆雕、线雕、毛雕、留青等技术,艺术流派有朱松龄为代表的嘉定派和濮仲谦为代表的金陵派之分。竹茎即竹杆,圆而中空,适宜制作笔筒、臂搁、香筒、竹扁等器物,技法多为烟刻、浮雕、皮雕和透雕。本场中一对“明万历
张希黄留青双面刻‘携琴访友’‘傲雪寒梅’图竹臂搁”即为一竹茎雕之精品。

竹是中国人人格禀赋的象征。

图片 1

人格禀赋的象征。

图片 2

图片 3

竹之气节,宁折不弯;竹之性格,凌霜傲雨;竹之毅力,坚忍不拔;竹之仪态,俊拔修长;竹之襟怀,虚心自持。虽因其性忌殊寒,九河鲜育,
五岭实繁,却仍能不被地域分布冲淡中华民族精神图腾之地位。

图片 4

竹之气节,宁折不弯;

明代竹雕臂搁

明万历 张希黄留青双面刻“携琴访友”“傲雪寒梅”图竹臂搁

图片 5

图片 6

竹之性格,凌霜傲雨;

臂搁,曾经是古代文房中一件极具欣赏价值的文案用具,臂搁的称谓是从古代的藏书之所——“秘阁”转化而来。在古代,“秘阁”指的是内府的一个图书档案机构,汉代以后都由秘书监掌管。“秘阁”一名后来又成为尚书省的别称,尚书省在汉魏时是皇帝的秘书机关。

长19.2cm宽5.3cm厚0.6cm

郑燮 《仿文同竹石图轴》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竹之毅力,坚忍不拔;

在未发明纸笔以前,国人即“刻竹为书”,这种竹简大概就是就是臂搁的雏形。但那时只是为了刻写记录文字,与后来的用途无关。据《清秘阁》记载:“宋高宗时有詹成者,能于竹片上刻成宫室、人物、花鸟,纤毫俱备”,同时,在南宋林洪的《文房职方图赞》中就有了秘阁的记载,被戏称为“竺秘阁”,列为“十八学士”之一,林洪与詹成为同一时代人,詹成所制可能就是臂搁。这两则记载也充分说明,至少在南宋,臂搁就已经在文房中广泛应用。
明代时用来枕臂的臂搁也沿用了“秘阁”一名。

张希黄,明末人,工刻竹,发明留青阳文刻法,工细精致,曲尽画理。此臂搁竹面以留青阳刻技法刻画山水人物:近景崖脚树下、坡道之上,一老者深山访友,身后跟随一携琴童子踽踽而行;远景山阴树下嶙峋怪石之间,隐约可见一隐士安坐瓦舍静候;人物神态刻画入微,景致葱茏繁茂,生机勃勃。臂搁凹面阴刻仰角梅枝,梅花怒放,其刀法冼练,以浅刻勾勒竹枝轮廓及表现笔墨浓淡,以细划描绘花瓣依稀、花蕊游丝之态,灵动自然。本品竹丝精细,纹理暗隐,宛若绸缎,历经四百年把玩摩挲,竹肌已成棕红琥珀,而竹荺缺呈暗黄蜜蜡,美丽诱人。更为难得的是本品系藏家08年购于日本大阪贤详堂美术馆,在此之前原为日本大阪安本家族藏品,一件小小的文房雅玩尚有如此可靠的出身传承凭据,实不多见。

“寿星”“湘妃”“青士”“芜菁”等品名,可见竹之天生丽质;“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可见古人对竹的用情之深;“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赞诗,更是将竹的铮铮傲骨描绘得淋漓尽致。

  我国竹刻起源很早,据〈礼记》记载,秦汉前的士大夫们在典礼的仪式上就要使用竹制品,这类竹制品具有很强的文饰作用。竹刻在汉朝已有相当的发展,然而,由于历史实物不多,我们现在不可能很全面地了解当时的竹刻工艺。现在,我们从很少的一些出土文物中还是可以对那时的情况进行一些想象和推断。比如,在西汉马王堆一号墓中出土的一件漆竹勺柄,就表明当时的竹刻工艺的水平已是相当高的,本来这是一件实用的生活用品,然后其上刻有很精美细致的宠纹,加以髹漆,便成为一件竹刻工艺品了。以后,专门制作的竹刻工艺品也出现了,相传晋代大书法家王献之就有一只非常精美的斑竹笔筒,他非常喜爱它,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裘钟”古而六朝时,齐高宗赐给明僧一件竹根如意,这表明当时己有一竹根雕的竹刻工艺和品种了。

竹之仪态,俊拔修长;

臂搁的出现与古人的书写用具和书写方式有密切关系。过去,人们用的是毛笔,书写格式自右向左,稍不留意衣袖就会沾到字迹。于是,聪明的明代文人们发明了用来搁放手臂的文案用具——臂搁。除了能够防止墨迹沾在衣袖上外,垫着臂搁书写的时候,也会使腕部感到非常舒服,特别是抄写小字体时。据闻,古代大考——科举考试时,为防舞弊,都是由相关人员誊写考生试卷,十几份试卷抄写下来手臂累得不行,而有了臂搁的帮助就轻松多了。因此,臂搁也称腕枕。另外,文人墨客们在烈日炎炎的夏日挥毫泼墨时,将臂搁枕于臂下,一来可防止臂上汗水洇纸,二来由于竹子性凉,有祛暑功效,可得一时清爽,因而也有人管竹臂搁叫“竹夫人”。当然,长短与镇纸相近的臂搁,也可充当镇纸,压在上面,防止纸轻易被风掀起。

竹雕还有另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竹根雕。如需雕刻立体人物、动物、山水小景或水丞、杯、盒一类的器皿就必须使用节密内厚的竹根为材。而竹根的纹理纠结,形态各异,因此雕刻竹根必须顺势借形、内物刻像,巧妙地利用根材天然的形态纹理、巴结甚至瑕疵参与艺术创作。如本场一件“清竹雕螭龙纹杯”即是竹根雕的传世佳作,此杯样式为仿商周爵杯造型,杯身高浮雕三只螭龙,首尾相接,似登高远望,跃跃欲试。清代早期此种器形纹饰多为犀角杯,此器以竹上漆雕琢而成,推古出新,趣致盎然。另一件“福禄洗”也以竹根留截,挖雕而成,整器呈葫芦形,葫芦藤蔓上雕刻两只瑞兽探头探脑,向葫芦上挖就的洗口攀爬,活灵活现。此器既可平躺,也可以竖起来作为竹雕艺术品陈设,美观文雅,设计巧妙,实为清代竹雕的问鼎之作。

图片 7

 

竹之襟怀,虚心自持。

明清以后,随着刻竹工艺水平的提高,臂搁的工艺水平也显著提高,逐渐成为展现刻竹工艺的一个主要器物之一。它是文人们不可或缺的一件实用器具,又因为上面刻有雅致的座右铭和各种图案,充满文人情趣和寄托,也成了旧时文人们竞相收藏、把玩和互相馈赠的物品。

图片 8

湘妃竹 (图片 | 百度图片)

  到了唐宋时期,竹刻工艺更为成熟地发展起来了。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卷五卢氏宅条说:唐德州刺史王倚家有笔一管,稍大于常用笔管……中间刻《从军行》一铺,人马、毛发、亭台、远水,无不精绝。这是竹刻见于著录之始。元陶宗仪《辍耕录》记载过宋代詹成刻竹:詹成者,高宗朝匠人。雕刻精妙无比,尝见所造鸟笼,四面花版,皆于竹片上刻成宫室、人物、山水、花木、禽鸟,纤悉具备,其细若缕,且玲珑活动。这是见于记载最早的一位竹刻家,显然这时的竹刻技术的确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程度。但有关詹成的事迹却无详细记述。

图片 9

明清两代的竹刻工艺发展极盛,有几位代表人物的作品值得关注:如以朱氏祖孙三人朱松邻、朱小松、朱三松为代表的嘉定派竹刻,清代很多竹雕都沿用了这种技法;以濮仲谦为代表的金陵派,他刻的《滚马图》,那可以说是国宝,一个胡人牵着一匹马,那马在地上打滚,要起来却还没有起来的样子,神态动人,仿佛照相机一般,攫取了瞬间的精彩;明末“留青”圣手张希黄所刻臂搁,浮凸有致;清道光年间的名家周子岩,他师从王原祁、王等书画大师学过绘画,本身就有这方面的功底,所以在臂搁等竹刻方面颇有建树。艺术大师不是工匠,他在雕刻和制作工程中,加入了自己的创意。纵观拍场,但凡由历代名家雕刻的臂搁,总是价超同辈,这也成了评判竹雕臂搁价值的一大标准。

清 竹雕螭龙纹杯 高11cm

咏诗作画,托物言志之余,古代匠人以刀代笔,以竹为纸,熔书画、雕刻于一炉,创造出了巧夺天工的竹刻艺术。或用作日常陈设,或满足文人雅士书房清玩。

 

张大千、叶名佩作 《子猷看竹图》

竹刻臂搁是刻制最多的竹刻品之一,也是竹刻艺术的主要代表品种之一。明清时期载入典籍的竹刻家就有二三百人之多。随后,竹雕根据雕刻技法和风格特征,被分为嘉定派和金陵派。前者能在方寸之间镌刻山水、人物、楼阁、鸟兽,刀法精巧,艺术造诣深湛。该流派代表人物以朱鹤、朱缨、朱稚征祖孙三代最为著名,被誉为“嘉定三朱”。金陵派则以根雕和竹板刻书画见长,古朴雅致。濮仲谦、潘西凤等为此派代表人物。无论是“金陵派”、“嘉定派”还是浙派的“留青刻法”、“陷地浅刻”等等,几乎都有竹刻臂搁传世。

图片 10

竹器的肇始,上可追溯至洪荒时代的竹刻记事,石器时代早期的原始簇头和西周君臣朝会手持的执笏板。镌刻图文于竹的做法广泛流行,是在战国秦汉时期,有考古材料为证:江陵马山战国楚墓出土了一件竹卮,该器物造型奇谲精美,器身图绘狩猎纹,底部有三只兽足;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一件彩漆浮雕龙纹竹勺,勺柄黑龙生动古朴,线条流畅。

  宋代以后,陈置几案的小件雕刻,异彩纷呈,粲然夺目。如琢玉、镂牙、刻犀、范铜、塑瓷,乃至镌砚、模墨,多为前代所未有。雕刻的体制规模,题材技法,至元明而大变。竹刻就在这一背景下得到了迅速发展,因为各种工艺必然互影交光,息息相通。至明中叶,文人艺术家们在前人基础上致力发展,终于把竹刻从比较简单的、以实用为主的工艺品,提高到比较细致的、以欣赏为主的艺术品,使之形成为一种专门艺术。以后,便名手辈出,穷工殚巧,蔚为大观,成为雕刻史上我国特有的一朵艺苑奇葩。

“寿星” “湘妃” “青士” “芜菁”等品名,

张希黄,浙江嘉兴人,他创造的“留青”又称“皮雕”竹刻技法,就是一改以往竹刻家在刻竹前先把竹皮、所谓的“青”刮去再进行雕刻的方式,而是保存竹皮,只将竹内稍加刮磨后就在竹皮上雕刻,刻完后,再将没有绘画或写字部分的竹皮擦掉,使图案高出竹雕地子,好似浮雕。经年之后,刻成图案的竹皮微泛黄,而竹肤颜色变深,就形成了明暗对比,具有一种高雅淡泊,巧而不媚的文人之气。据了解,他的传世真迹作品不会超过20件,目前已知的留青臂搁仅三件,一件是藏于上海博物馆的“山窗竹影”竹臂搁,另一件是藏于台北鸿禧博物馆的“黄鹤书屋”竹臂搁。

清 竹根雕“福禄”洗 长19cm

图片 11

 

可见竹之天生丽质;

朱三松,名稚征,三松是他的号。他是嘉定派竹主和创始人朱鹤的孙子,秉承祖业,把嘉定派的高深刻法发挥得淋漓尽致。他所刻的人物臂搁,笔筒等等竹刻作品,无不精致深厚,生动自然。

虽然竹雕多是小器,但一器之微,往往穷工极巧,精雕细琢,特别是是明清以降名家辈出,风格独特,故竹雕精品历来就是文人雅士的珍爱之物,直至当代仍不减其风采。由此,中拍国际2012年秋拍杂项专场中将奉献诸多的明清竹雕珍品一饱观者眼福,值得期待。
 

战国黑漆朱绘狩猎纹卮 (图片 | 百度百科)

  明、清两代是竹刻发展的黄金时期。竹刻艺术主要流行于我国南方的产竹地区,比如浙江、江苏、上海、四川!湖南和广东等地。在明代正德、嘉靖时期形成了金陵(今南京)、嘉定(今属上海市)两大竹刻中心,而且行成了各种竹刻流派,名家辈出,空前繁荣。刻竹的方法有很多种类,刻竹是作者的情思驰骋于竹,用刀来传达自己心中的情感,全凭自己的悟性,恰当地运用各种刻竹方法。现将主要刻法分述如下: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杨谦,字筠谷,江苏嘉定人,艺术家。他擅长画梅花、工篆刻、牙雕、竹雕等,是个多面手。从他的这件臂搁可以发现一种独特的竹刻装饰手法,就是在刻饰好的图案上填彩,形成浓烈的色彩。

图片 12

 

可见古人对竹的用情之深;

方治庵,字矩平,浙江黄岩人,工山水画,擅长以“陷地浅刻”(以竹为地,下刀不深)法刻竹。此臂搁形似长条弧板,上以方治庵拿手的“陷地浅刻”法刻饰苏武手拿旄节,跪坐遐思的形象,并刻文坛和款识“溯雪满天山,飞鸿入汉关,麒麟高阁在,何幸得生还。庚寅仲春,作奉大卿仁史清玩。”

马王堆汉墓漆勺(图片 | 新浪微博·叶知秋)

  一、立体雕: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赞诗,

此外,还有明代金陵派创始人濮仲谦的臂搁,清代康熙年间刻竹高手、嘉定吴之藩的松下人物图臂搁,福建邓渭的“荷花”臂搁等等,举不胜举,都是竹刻臂搁中的佳品。

及至魏晋,佛道盛行,追求清淡放达成为风尚,齐高帝以竹根如意赠隐士,史证了竹雕艺术的精进与成熟,同时也引领了当时的审美潮流。大唐盛世,商品经济的空前繁荣直接促进了手工艺兴盛。江西唐墓出土的竹俑,刀法粗犷,沉雄奔放,盛唐气韵尽显。大唐风雅,东瀛继之,奈良正仓院珍藏竹雕乐器“尺八”,竹筠部分用刀娴熟饱满,以“留青”细刻之法表现出秀美端庄的侍女形象和工致典雅的花鸟。

 

更是将竹的铮铮傲骨描绘得淋漓尽致。

图片 13

  1、圆雕:即立体雕。大多为五面雕刻,底面留款识,以文房器具和摆件为主,以竹根为主要材料。

咏诗作画,托物言志之余,古代匠人以刀代笔,以竹为纸,熔书画、雕刻于一炉,创造出了巧夺天工的竹雕艺术。或用作日常陈设,或满足文人雅士书房清玩。

正仓院 唐代乐器 尺八 (图片 | 新浪微博·清和乐器)

 

竹雕工艺

图片 14

  2、透雕:画面以外空白处镂空。或层次之间透空,具有很强的立体感,以香筒、笔筒为主。大多为四面体雕刻。以竹筒为主要材料。

图片 15

清代 竹雕灵芝如意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为适应不同的部位雕刻需求和复杂的刀法,竹子本身需精挑细选。以生长三年时间,皮肉坚厚的毛竹为最佳选择。为择光滑、平整且色泽纯净的良材,采竹人不惜寒冬腊月奔赴山地背阴处“取材幽篁体,搜掘同参苓”,足见选材之艰难。古籍记载,天目山毛竹型正、皮滑、质密,堪为上品,浙江安吉荒坪、孝丰、姚村等地的竹子也是很好的雕刻材料。

宋人以物比德,品味细腻精致。深受写实严谨、惟妙惟肖的宋画影响,竹雕艺人愈加注重刻画对象的活灵活现。竹人詹成所造鸟笼“四面花板,皆于竹片上刻成宫室、人物、山水、花木、禽鸟,纤悉俱备,其细若缕,且玲珑活动”,已掌握工而不板、蕴而不弱的精妙镂雕技法。

  3、高浮雕:不作镂空的具有相当立体感的浮雕。以三面体雕刻为主,常用于笔筒,以竹筒为主要材料。

种类

由于唐宋以前竹雕艺术未形成独立门类,实物不易保存,所以少见于考古发掘。宋代郭若虚的《图画见闻志》中记载的竹刻传世器物和知名刻工甚少。但是需要注意的是,正是这些技法的丰富和经验的积累,为明清竹雕大盛奠定了基础。

 

图片 16

图片 17

  4、浮雕:具有一定立体感的浮雕,以正面雕刻为主,主要用于笔筒。

依据选用竹子部位的差异,竹雕可分茎雕和根雕。茎雕,取茎以下六寸及以上一寸圆筒形部分,分段截割,以便打制硬底的圆筒形器物。一端镶木、象牙、角制底座。香筒即用此法而制。根雕,以竹根天然瘤节或须式小根等做构图依据,适当梳理。

元代赵孟頫《古木竹石图》轴 绢本墨笔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流程

时至明代,江南竹刻达到全盛,
“金陵”“嘉定”两大流派各具特色。匠人们或从竹根刻圆雕人物,或在竹制笔筒、扇骨镌刻,善于利用竹皮与肤里的不同质感,创造”留青”效果。

  5、深雕:又名陷地深刻,是凹刻中最深的一种,具有相当的立体感,和浮雕、透雕等法结合在一起,实际上是凹刻的浮雕,如金属模具中的阴模。此种刻法不多见,主要用于笔筒。以雕刻蔬菜、荷花等到为主。

图片 18

以濮仲谦代表的金陵派竹刻善用浅刻或略施刀凿即可成器之法,开始简略,后渐工细。

 

张希黄真迹-留青刻法

图片 19

  二、平面雕刻:

(张希黄是明末清初的竹雕大师,因为擅留青竹刻之法,被尊称为“留青圣手”。)

明代 濮仲谦竹雕竹枝笔筒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竹雕看似是门素雅简洁的艺术,工艺流程却繁复异常。不仅锯子、刨子、锉刀、刮刀、钢丝锯、砂纸、夹具、粽帚等工具缺一不可,选材、刮青、防虫、打磨、上稿等流程也不能马虎,再经过一整套平雕、圆雕、阴刻、微刻、贴黄、嵌等技法,最后还得清底、校核、着色和养护,可谓穷思殚巧,煞费苦心。

图片 20

  1、
浅浮雕:以平面雕刻为主,略作有立体感的层次,又名薄地阳文,如同印纽雕刻中的薄意雕。

竹雕历史

明代 竹雕飞熊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我国的竹雕历史相当悠久:“惟殷先人,有册有典。”可知削竹为简册,文字书于竹,至少在商代已经流行。

嘉定派以“朱氏三松”为代表,擅长书画,用刀如笔,浑朴高古,留青作阳文的张希黄也是嘉定派干将。这些竹刻艺人们通过父子相传、师徒授受,促进了竹雕技艺日臻精湛,颇有造诣的竹刻家纷纷涌现,竹刻终于形成独立的艺术门类。

  2、
留青雕:又名皮雕,是皮雕中的凸刻法,将图文留于竹皮(青)上,其余铲去为底(地)。如果图文再以浅刻法,分出层次,使具有深淡的墨色效果,为留青雕之上品。常用于笔筒、臂搁、扇骨上。以表现字画的用笔,用墨为其特色。

图片 21

图片 22

 

▲战国 郭店楚简《太一生水》

明代 朱三松竹雕仕女图笔筒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3、
深刻:刻痕较深,不必借助高光即能看清刻痕的凹刻。宜于刻书法作品和勾勒法之画,有碑刻的韵味,大都用于臂搁、扇骨、笔筒及翻簧制品。为一般竹制工艺品常用之法。

又据《礼记·藻》:“笏,天子以球玉,诸侯以象,大夫以鱼须文竹,士竹,本象可也。”

清代竹雕艺术在明代基础上更进一步。随着文人士大夫的参与,与民间竹雕相对的文人竹刻出现了,金石学的蓬勃发展也为竹刻注入新的活力,如“西泠八家”之一的陈鸿寿、精于金石考据的杨澥、浙派篆刻名家徐三庚等都有竹刻作品传世。书画、玉石技法融入并强化了手工技艺的笔情墨趣,其题材继承前辈的山水楼阁、人物故事、花鸟走兽,还创造性地出现了大量“博古图”、吉祥纹和书法纹饰,种类更是文房用品、配饰乐器、日用器具、摆件供器一应俱全。

 

说明竹笏是周朝仅次于玉,象牙笏的礼器。然而,由于历史与自然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在实际的考古发掘中,极难找到商周时期的竹制品。

图片 23

  4、
浅刻:刻痕很浅,往往需要在高光下才能看清刀痕的一种刻法,为凹刻之最浅者。大都用于臂搁及扇骨,以表现画的笔墨意趣为主。

图片 24

清代 竹雕古佩纹臂搁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明
象牙笏板(笏即“朝板”:是古代文武大臣朝见君王时,双手需要执笏以记录君命或旨意。)

图片 25

  5、
皮雕:即在留青竹上作凹刻,此种刻法很少见。以浅刻、深刻法相结合,刻字画均宜,具有很强的书画表现力。

目前所见较早的竹雕器是湖北江陵拍马山战国楚墓中出土的三兽足竹卮和西汉马王堆一号墓出土的雕龙纹髹彩漆竹勺柄。

清中期 文竹八宝嵌竹丝四瓣盒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图片 26

乾隆南巡之后,竹器跻身为宫廷贡品之一。如意馆画师提供造型规格和图案设计,地方按图采办、督造,按规缴纳,也有地方官员采买竹器作为年节礼物献上,竹人奉诏入宫当差者也不在少数。
据清宫进单所载,乾隆三十四年
七月初一,江宁织造舒文进贡:文竹如意盒成对、文竹芝仙盒成对、文竹万福盒成对等。

  6、
翻簧:又名贴簧,是一种竹制品的名称。可在竹簧上作浮雕、浅刻、深刻。竹簧大多制成器具,往往是一般商品,数量较多,罕有佳构。以深刻为主要刻法,刻痕中常嵌石青、石绿等色。

▲西汉 雕龙纹髹彩漆竹勺柄

图片 27

 

南北朝时期,竹刻制品由于其制作精细,已成为皇帝赏给臣民的一种赐物。《南齐书·明僧绍传》就有六朝时期齐高帝御赐明僧绍竹根如意笋箨冠的记载。北周时庾信《奉报赵王惠酒》中有“野炉然树叶,山杯捧竹根”的诗句,可知当时雕竹器物的使用情况。

清代 文竹嵌螺钿方胜式盒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