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续权实施将动谁的奶酪

收藏家王先生认为,以拍卖业作为实施追续权的排头兵,显然是因为在中国艺术品交易额中拍卖占有很大的份额,信息和数据清晰,有较规范的主体,相对更容易执行。

上面这当然只是假设的一种场面,相信在法国也不会是这样运作追续权的。一定是有一个或多个追续权代理公司,代理艺术家或其家属子女向拍卖企业、其他销售机构及个人收取追续权提成。但如同上面所描述的拍卖行的烦恼,这个机构面向交易和追续权利两方的工作量会是相当地大,面对众多画家的作品和众多的家属后代,如何做到准确、公开、公平是十分不容易的!

原联邦德国的《德国着作权法》第二十六条中规定,只对造型艺术品行使追续权,作者提成比例为5%,且只对100马克以上的交易收取。

编辑:黄亚琼

有媒体报道,来自著作权法修订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的消息称,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三稿目前已基本完成,国家版权局正在为草案起草立法说明。根据计划,修改草案将于今年年底前上报国务院,若获通过将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其中与艺术品相关的一个变化是:增加了权利内容:如著作权方面,增加了美术作品的追续权。

拍卖业被列为排头兵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征求意见稿》第十一条第二款第十三项是这样表述的:“追续权,即美术作品、摄影作品的原件或者作家、作曲家的手稿首次转让后,作者或者其继承人、受遗赠人对该原件或者手稿的每一次转售享有分享收益的权利,追续权不得转让或者放弃。”

上面这当然只是假设的一种场面,相信在法国也不会是这样运作追续权的。一定是有一个或多个追续权代理公司,代理艺术家或其家属子女向拍卖企业、其他销售机构及个人收取追续权提成。但如同上面所描述的拍卖行的烦恼,这个机构面向交易和追续权利两方的工作量会是相当地大,面对众多画家的作品和众多的家属后代,如何做到准确、公开、公平是十分不容易的!

针对国内艺术品市场无权威鉴定、鱼目混珠的情况,有专家建议,可从法律角度引入一条万能规则追续权。通俗来说,就是艺术品作者及其继承人,从其作品的公开拍卖或经由一名商人出售其作品的价金中提取一定比例的金额(相当于版权费)的权利,艺术品所有人能从该条款中获利。2013年3月,在国家版权局提交国务院的《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中,包含了一项新的权利,即规定在某些艺术作品及手稿通过拍卖行再次转卖时,艺术家及其继承人、受遗赠人可从中分享收益。这项新规定与《伯尔尼公约》中所规定的追续权意思接近。送审稿附带的说明称,此举的目的是鼓励创作,整合权利体系。然而,追续权真的适合我国艺术品市场么?这项拟增设的权利,源自法国1920年5月20日通过的一项法案,该法案使用的名称是授予艺术家分享艺术作品公开销售利益权利的法律,即追续权,其实较简明易懂的译法是艺术品转卖提成费。给谁提成?当然是给艺术家。为什么提成?因为艺术家穷困潦倒亟须补偿。例如,法国著名素描画画家福兰曾描绘过一个艺术品拍卖场景:在一个拍卖会上,拍卖师将手中的木槌敲下,兴奋地喊道:10万法郎,成交!站在场外的两个衣衫褴褛的孩子目睹眼前的一幕,不由得惊叫起来:看呀,那可是爸爸的一张画!这张画在上个世纪初曾在法国媒体广为传播,催生了追续权制度。在中国,最早提出追续权的,是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的吴作人。1990年9月版权法颁布后,在由国家版权局组织的一次座谈会上,吴作人郑重提出要对追续权进行研究。笔者当时在给吴作人起草发言稿时,刚走进版权工作的大门,认为凡是能够让艺术家加分的,都值得研究。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郭寿康曾就追续权问题撰文,他认为,由于《伯尔尼公约》中关于追续权的规定是非限定性的,服从于互惠原则,这对尚未规定这项权利的我国艺术家不利:不论价格如何飞涨,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国外艺术商大发其财而不能得到按照该国法律本可以取得的求偿,这显然对维护我国艺术作品作者的合法权益大为不利。时光荏苒,从吴作人提出追续权问题,到国家版权局提交修法建议稿,二十多年很快就过去了。在不太长的时间里,中国艺术品市场从几乎零起点,到占据世界艺术品市场份额前列位置,整个世界的艺术品市场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在充斥着资本家、投机商、艺术冒险者的艺术市场,福兰笔下倒霉和贫穷的画家几乎绝迹,通过从转卖艺术品利润中提成一定比例,用来给艺术家扶贫济困的理由已不复存在。事实上,那点为数不多的提成费在补偿和奖励艺术创作方面,也暴露出些许寒酸与尴尬。我们先看看这项制度在欧洲实施的情况。据欧洲统计局劳动力调查显示,在27个欧盟成员国中,记录在案的艺术家有16.8万余名。在2011年由爱尔兰克莱尔博士领导的艺术经济研究所的研究显示,共有5072名欧洲在世艺术家的作品出现在拍卖市场中并被记录在案,其中只有约3%的艺术家获得转售提成费。在英国,国会的一名支持追续权的成员充满自信地预测,保守估计,在8.5万至9万名艺术家中约有50%能从中获益。而英国2006年实施追续权后的18个月内,只有1104名艺术家获益。在法国,一篇给法国国民议会的报告指出,毕加索、马蒂斯和塞尚的后裔收到的提成费占总收益的90%。那么,中国的情况怎样呢?笔者在2013年对北京部分艺术家的调研结果显示:艺术家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下的占比约为31%,在10万元以上的约为69%,20万元以上的占比约为46%,2/3艺术家的收入在社会平均年收入之上。此外,艺术家首要关心的是作品的(第一次)卖价。关于艺术品转卖时间,大多数画廊转卖艺术品时间是在5年内,超过1/3的画廊有利即抛,只有不到10%的画廊转卖艺术品时间超过10年。艺术品转卖期短,甚至有利即抛,说明市场心态不够稳定,与欧洲艺术品市场注重长线投资以期获利的情况大不相同。某艺术家继承人表示,市场上买卖的艺术品2/3以上均为赝品,即使有人把转卖提成费送来,也不敢收。2014年4月,笔者在《追续权立法及实施可行性调研报告》中的统计显示,大多数被调查艺术家从不知晓追续权。由此可见,虽然我们应当继续推进对追续权及相关制度的研究,但在没有经过充分论证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匆忙出台这项法律。追续权有可能是一个美丽陷阱。

美术作品、摄影作品的原件或者手稿首次转让后,作者或者其继承人、受遗赠人对该原件或者手稿的每一次转售享有分享收益的权利,追续权不得转让或者放弃,这是著作权法修订案中关于追续权的解读。这也是目前网上热议的话题,这一条款若能立法通过,必将对艺术品交易市场产生巨大影响。

然而对于这一点,拍卖业相关人士表示无法接受。中国嘉德董事副总裁寇勤、华辰拍卖董事长甘学军纷纷表示:这是行业歧视。

从艺术创作者的角度而言,追续权无疑是件好事,因为每一次交易中都能享有收益。但从市场角度而言,追续权则属扼杀市场发展,意味着给每次交易都增加了成本。对于投资者而言,投资艺术品的兴趣可能因此而降低。

而在原《中华人民共和国着作权法征求意见稿》第十一条第二款第十三项是这样表述的:追续权,即美术作品、摄影作品的原件或者作家、作曲家的手稿首次转让后,作者或者其继承人、受遗赠人对该原件或者手稿的每一次转售享有分享收益的权利,追续权不得转让或者放弃。

著作追续权最早来源于1920年法文中DroitdeSuite,意指物权所有人对其不动产作为质标的物时的求偿权,即物权的追及权或求偿权。著作追续权是著作财产权的内容之一,或者是著作权人的财产权利之一,其基本含义是指:艺术作品,尤其是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人对其作品原件每一次售出以后的财产增值部分都有提成一定比例的权利,也就是说,享有著作权的艺术作品原件被售出以后,如果受让人又转售给他人并获得了高于购买时所支付的金额,则作品的原作者有权就该作品增值金额部分提取一定比例。无论该作品转卖次数如何及辗转落入何人之手,只要售价比购买价高,原作者就有提取其中一部分的权利。

根据《著作权法》有关追续权中的描述以及参考国外法律设置追续权的立法动机可以发现,追续权的立法初衷更多是为了保护艺术家甚至家属的利益。然而在中国,这项立法是否可以进一步保护艺术家权益和产业创造力呢?知名国画家石齐对此表示支持。他认为追续权如果能够实施,多年来通过各种方式流散出去的作品都和画家本身有了关系。这个关系不仅仅体现在金钱上,而是对画家一种前所未有的尊重。

有一种猜测,如果追续权入法,国家出版署会像原先音乐版权那样指定一家下属机构垄断代理追续权。是不是会出现当年音乐版权问题时那样征收的不科学、不准确、数据不公开、不公平,如此一来,画家就会像那些作曲家一样,一年到头拿不到几个钱!则追续权就成为了某些人或机构的牟利工具了,这就与立法的本意差之千里了!所以,如果立法通过追续权,政府一定要广为招标出最好的、高效的征收模式和发放模式,一定要选择多家机构在竞争中操作,公开、公平、准确、高效地贯彻法律。

艺术家往往过多地强调创作者的创造性劳动,他们认为,如果没有作者赋予作品以灵魂和内涵,那么再精妙的商业运作,都不足以引起艺术品价值的质变,创造价值的人应该获得对等的回报,作者应该是作品价值及作品增值的获益人。

浅析作品追续权

然而毕业于中央美院的新锐艺术家毛艳却表示,追续权的实施可能会对其作品销量产生不利影响。她说,因为正好赶上经济危机,其作品在签约画廊的销售状况不甚理想,去年下半年画廊经纪人想通过拍卖行打开新的销售渠道,但因为拍卖行担心追续权立法后,作者分成比例较高,所以不愿过多的对新锐艺术家作品进行前期包装和投入,目前她的生活只能暂时靠办美术班维持。

如果追续权入法,追续权将如何监督统计非拍卖形式的艺术品私下交易?艺术品藏家会不会掩盖或修改原买入成本价格?拍卖行会不会倾向于更多地经营私人洽购?在目前缺乏各类监督机制的国家体制下,笔者相信,追续权会导致更多的私下交易、低价交易、平价交易、馈赠、修改数据等行为的出现,以避免监控和支付提成,而管理监督机制将难以实现控制!

谁对艺术品增值的贡献更大

编辑:admin

拍卖行业首先关注的是《著作权法》新稿中的规定:美术、摄影作品的原件或者文字、音乐作品的手稿首次转让后,作者或者其继承人、受遗赠人对原件或者手稿的所有人通过拍卖方式转售该原件或者手稿享有分享收益的权利。和前一稿的区别简单来说,就是将追续权的实施范围限定于通过拍卖方式转售的艺术品。

艺术品经销商认为作者的成名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特别是与经销商的商业操作密不可分;作者则认为作品的核心艺术价值来源于作者的创作,因此作者才应该是作品的最大获利人。为了平衡画家与艺术品经销商的利益分配,法国在《著作权法》中创造了追续权制度,随后该制度被德国、意大利等大陆法系国家所效仿。

最麻烦的事情是:画家或其家属子女都会天天拿着拍卖统计数据找到拍卖行要钱!拍卖行得要专门成立一个接待部,其规模可能要超过业务征集部门,专门做接待、调查、统计、确认工作,必要时还要审查来人的户口甚至做DNA检测以确定是不是画家的后代,可能还要了解清楚画家有几个儿女甚至孙子孙女,这追续权到底发给谁?发错了引起家庭纠纷、打起官司则如何?拍卖行似乎也应该了解画家有没有遗嘱,遗嘱中有没有谈到追续权给子女分发的比例?这要麻烦起来还不把拍卖企业给折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