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刘海粟美术馆中 尽览海派缘起

海派是指大范围而言,其内部仍存在不同类型。其中,吴昌硕、王一亭、赵云壑、王个簃等可称吴系,属于文人画家,以花鸟见长;任熊、任薰、任伯年、倪田等可称任系,属于职业画家,花鸟与人物兼擅;钱慧安、沈心海、曹华等可称钱系,也属于职业画家,以人物为专攻。实际上,钱慧安一系在当时颇有影响,以至有钱派之称。

图片 1

1930年代,先施、永安、新新几家百货公司汇聚在繁华的南京路上。1930年代,上海外滩。1930年代,上海苏州河。步入展厅,几框展现老上海风貌的黑白照片映入眼帘,一下子把观众带回到了那个风云际会、新兴勃发的年代,高低起伏的欧式建筑,穿长袍的行人,一身劲装拉着黄包车在街上穿梭的脚夫

海派画作展:津门劲吹“海上风”

用色是任伯年格外讲究的。他能用最明艳的朱砂配上最明艳的天青蓝,且各种颜色也能大胆混搭,有一种蓬勃的烟火气。这一特点和配色深深影响了整个海派艺术的风格,我们所熟悉的刘海粟、朱屺瞻、谢稚柳等人都遵循了这一配色法则。

溪畔浣纱图 曹华

展览以图表互动的方式讲述吴昌硕的朋友圈

1840年鸦片战争后,上海被辟为对外通商口岸,外国资本、商品蜂拥而至;太平天国的战事,使江浙一带的民间资本大规模涌入,城市规模持续扩张;商贾云集,商品经济飞速发展,上海一跃成为中国最为重要的工商业都市。伴随经济的繁荣,文化消费日趋兴旺,艺术品市场形成并发展起来,吸引各地职业画家汇聚于此,如张鸣珂在《寒松阁谈艺琐录》中记载:自海禁一开,贸易之盛,无过上海一隅。而以砚田为生者,亦皆于于而来,侨居卖画。于是,上海成为晚清、民国初年的画坛重镇,而活动于此的画家群体遂有海派之称,几代画家勃兴于19世纪中叶并连延至今。

梅花仕女图轴(中国画) 胡锡珪

海派艺术给人印象最深的,以花鸟和秀丽山石风景居多。而任伯年在海派人物画上的成就举足轻重。美术史家王伯敏曾说过:“对于任颐的艺术造诣,就其个人来说,花鸟画的本领比较高,若以当时画坛的情况而言,他的人物画影响比较大。因为画人物的画家少,有成就的更少,所以像任颐那样的造诣,自然比较出众了,作为画史上的评价,当然首推他的人物画。”徐悲鸿也将任伯年的人物画成就与明代“吴门四家”之仇英比肩:“伯年先生天才豪迈,工力绝人。”“举古今真能作写意画者,必推伯年为极致。”后来的程十发、戴敦邦等人浓墨重彩的人物形象颇有连环画之风,受到任伯年人物画的启发极大。不过,任伯年的人物画还较有“古典遗风”,工写并重,中西结合,可在两者间切换自如。因此,研究任伯年的艺术,须细观其人物画系列。

这件《溪畔浣纱图》的题款出自唐代诗人楼颖《西施石》一诗:西施昔日浣纱津,石上青苔思杀人。一去姑苏不复返,岸旁桃李为谁春?西施是春秋时期越国人,本为蓬门草户的村姑。时逢吴越两国相争,越国战败。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厉兵秣马,又行使美人计,将西施献给吴王夫差。西施以其天生丽质,甚得夫差宠幸,遂乱吴国国政,终使越国反败为胜。根据画面情景及题诗内容判断,此作所表现的应该是西施浣纱这一历代人物画的常见题材。

开幕式现场

编辑:文凌佳

岁朝图轴(中国画) 赵之谦

程十发、戴敦邦等人浓墨重彩的人物形象颇有连环画之风,受到任伯年人物画的启发极大。他的人物画创作图式有着“山水图式+点景人物”的源头,“人物”从“山水”中自远而近地走来。

晋唐时期,人物画是中国画的主要类型。但唐代以后,随着山水画和花鸟画的相继崛起,人物画逐渐衰退。然而到了清代后期,人物画却迎来了一次难得的中兴。尤其是在当时的海派中,出现了一批擅长人物画的著名画家如钱慧安、任熊、任薰、任伯年、倪田、王一亭、曹华等。

所谓近商二字道出了海派绘画初起时的特点目前可见出现海派二字的是1899年张祖翼跋吴观岱的画:江南自海上互市以来,有所谓海派者,皆恶劣不可暂注目。这句话大概是从文人画的立场对于当时走上海城隍庙画家等走商业路线画家的评论。

在农历马年辞旧迎新之际,天津博物馆精心策划了海上风华馆藏海派绘画作品展。展览于春节期间精彩亮相,为观众奉上一道节日文化大餐。此次为期一年的展览是天津博物馆近年来的首个原创性大展,展品全部来自丰厚馆藏。同时也是天津博物馆将馆藏海派绘画作品首次全面、系统、集中地向观众进行展示。任颐《紫藤双雀图页》、任熊《熏笼图轴》、任薰《人物图轴》、吴昌硕《菊花图轴》、虚谷《梅鹤图轴》、钱慧安《百子图册》、王震《喜从天降图轴》、吴石仙《江城雨意图轴》、赵之谦《岁朝图轴》、朱偁《黠燕紫藤图轴》、程璋《花卉鸽子图轴》、吴徵《松壑奔流图轴》、胡远《水阁联吟图轴》、陆恢《狮子岩图轴》、倪田《牛郎织女图轴》等作品不仅展现了海派绘画艺术,同时更展现出风格独具的海派文化所特有的海上风华。

图片 2

他的艺术发展之路,有为时代所迫的被动和无奈

相对而言,在中国画的山水、花鸟、人物三科当中,人物画对造型能力的要求比其他两者更高,而职业画家的造型能力往往比文人画家更胜一筹,因此,他们对于人物画更能做到游刃有余。这从曹华之作中就可见一斑。

开幕现场

图片 3

  在农历马年辞旧迎新之际,天津博物馆精心策划了“海上风华——馆藏‘海派’绘画作品展”。展览于春节期间精彩亮相,为观众奉上一道节日文化大餐。此次为期一年的展览是天津博物馆近年来的首个原创性大展,展品全部来自丰厚馆藏。同时也是天津博物馆将馆藏海派绘画作品首次全面、系统、集中地向观众进行展示。任颐《紫藤双雀图页》、任熊《熏笼图轴》、任薰《人物图轴》、吴昌硕《菊花图轴》、虚谷《梅鹤图轴》、钱慧安《百子图册》、王震《喜从天降图轴》、吴石仙《江城雨意图轴》、赵之谦《岁朝图轴》、朱偁《黠燕紫藤图轴》、程璋《花卉鸽子图轴》、吴徵《松壑奔流图轴》、胡远《水阁联吟图轴》、陆恢《狮子岩图轴》、倪田《牛郎织女图轴》等作品不仅展现了海派绘画艺术,同时更展现出风格独具的海派文化所特有的“海上风华”。

海派无派,博采众长——这一定位可以说正是从任伯年开始的。任伯年是位全才,什么都会。他的艺术发轫于民间艺术,他自幼就跟着身为民间画像师的父亲学人物肖像。“草根”的家庭背景,注定了任伯年的艺术走的是生活化甚至是商品化的道路,没有传统院画或文人画那样“高冷”的格调。这一点,是我们在研究任伯年作品时首先应该置入的语境。

画中西施坐在溪畔临水的石阶上,身体向前倾侧,头部略为下俯,眼望前面的溪水,双手从身边的竹篮里取出一卷纱线,正准备放入溪水中洗涤。人物形体及衣纹以近似于柳叶描的笔法勾勒,线条严谨细致而又柔韧委婉,表现出婀娜多姿的人物动态以及轻柔飘逸的衣物质感。尤其是头部的刻画更显精致入微,头发、五官的用笔均一丝不苟。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人物身后的巨石仅以寥寥几笔勾出大致轮廓,线条简略粗率,不作过多的皴擦点染,留出较多的空白,与其右侧的大面积空间连成一片。现西施浣纱遗址处仍有一块两米多高的微红色巨石,被称为红粉石,想必画中之石即为此石。巨石上方有一老态龙钟的树干伸出,以蟹爪法勾画的垂枝上缀以白花和嫩叶,迎风招展。人物身旁则是一丛亭亭玉立于水中的萋萋芳草,起到衬托人物和丰富画面的作用。此作人物及景物均处于画面左侧,右侧仅以两行款识作为补空并均衡整个画面。

展览现场

而元代以来随着文人山水、花鸟画创作逐渐成为画坛主流,曾经作为早期中国画重要内容的人物画日渐式微。但在海派绘画中,人物画的创作则呈现出繁盛的景象。任熊、任薰、任颐、钱慧安等功力深厚的职业画家均长于历史故事、神话传说等具有情节或吉祥寓意的人物画创作。以任颐为代表的画家用或线描、或写意的纯熟技法,追求对人物形体的准确描绘和神情的细腻表达。又如王震则以金石书法的笔触融入绘画,形成阔笔大写意的人物画新风。展览中,任薰的《瑶池霓裳图轴》尺幅很大,设色富贵典雅,寓意祥和如意。胡锡珪的《梅花仕女图轴》笔法精细,画风近于改琦一体,一仕女于几株梅花之下,在静态中展现出鲜活灵动之气,端丽、优美的线条曲线与人物造型给人以深刻的海派文化感染力。任颐的《钟进士斩狐图轴》中用朱色刻画了家喻户晓的钟进士形象,笔意挥洒,富有视觉冲击效果和张力;作为海上画派的杰出代表人物,其《人物图屏》中人物与景象相得益彰,于疏淡中见深远,足显功力。

  而元代以来随着文人山水、花鸟画创作逐渐成为画坛主流,曾经作为早期中国画重要内容的人物画日渐式微。但在海派绘画中,人物画的创作则呈现出繁盛的景象。任熊、任薰、任颐、钱慧安等功力深厚的职业画家均长于历史故事、神话传说等具有情节或吉祥寓意的人物画创作。以任颐为代表的画家用或线描、或写意的纯熟技法,追求对人物形体的准确描绘和神情的细腻表达。又如王震则以金石书法的笔触融入绘画,形成阔笔大写意的人物画新风。展览中,任薰的《瑶池霓裳图轴》尺幅很大,设色富贵典雅,寓意祥和如意。胡锡珪的《梅花仕女图轴》笔法精细,画风近于改琦一体,一仕女于几株梅花之下,在静态中展现出鲜活灵动之气,端丽、优美的线条曲线与人物造型给人以深刻的海派文化感染力。任颐的《钟进士斩狐图轴》中用朱色刻画了家喻户晓的钟进士形象,笔意挥洒,富有视觉冲击效果和张力;作为海上画派的杰出代表人物,其《人物图屏》中人物与景象相得益彰,于疏淡中见深远,足显功力。

书画界通常把任熊、任薰、任伯年并称“海派三任”,其中又以任伯年艺术成就最高、影响最大,被尊称为“海派开宗之祖”。然而,任伯年远不应止于这类符号般的存在。

西施浣纱已成一典故,说的是西施入吴之前家住苎萝村(位于现浙江省诸暨县),常到若耶溪畔浣纱。纱为何物?或谓纱线,或谓布料而代指衣服,其实可泛指苎麻制作的各种纺织品。在西施生活的年代,苎萝村盛产苎麻,当地人称为苎萝,以其茎皮纺纱、织布、制衣。因此,浣纱既可指洗涤纱线,也可指洗涤布料或衣服。从曹华此作来看,西施洗涤的是纱线。

在海派人物画中,钱慧安也是影响巨大,也是豫园书画善会首任会长。

此次展览展出的作品涉及50余位海派画家,其中包括赵之谦、任熊、任薰、任颐、钱慧安、虚谷、吴昌硕、吴石仙等海派代表画家的精品力作。展览展出画作80余件,通过人物、花鸟、山水的题材分类,将海派名家作品呈现在观众面前。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展览展出的作品中有一多半都是首次与观众见面,可谓让广大书画爱好者一饱眼福,对认识与了解这一绘画流派的艺术面貌与成就大有裨益。

图片 4

他能用最明艳的朱砂配上最明艳的天青蓝,且大胆混搭各种颜色。这一特点和配色深深影响了整个海派艺术的风格,我们所熟悉的刘海粟、朱屺瞻、谢稚柳等人都遵循了这一配色法则。

作品中人物身体与四肢比例匀称,但头部偏大,身体显得娇小玲珑,而且脸庞稚气未脱,可见是少年时代的西施。其五官也并不标准,虽然有一张樱桃小嘴,符合古典美人的必要条件,但偏小的双眼和偏长的鼻子使她与那位据传有着沉鱼之貌的西施拉开了距离,看起来不再是一位高不可攀的绝世美人,而更像一位普通平凡的邻家女孩。另外,其脸型较为丰满,除了下巴仍保持尖削以外,整个头部基本呈圆形,显示出一种民间所谓的福相,目的自然是为了迎合世俗的审美需求。这种做法与钱慧安人物画的做法也是一脉相承的。

开幕式后,上海市历史博物馆副研究员唐永余的讲座浅谈书画社团对海派绘画的影响则以上海开埠后出现的萍花书画会、飞丹阁雅集、徐园书画善会,豫园书画善会、上海书画研究会、小花园书画研究会、海上题襟馆金石书画会等近百个书画社团为切入点,讲述名家辈出、流派林立、中西并陈、求新求变的海派绘画。

岁朝图轴 赵之谦

  “1930年代,先施、永安、新新几家百货公司汇聚在繁华的南京路上。”“1930年代,上海外滩。”“1930年代,上海苏州河。”步入展厅,几框展现老上海风貌的黑白照片映入眼帘,一下子把观众带回到了那个风云际会、新兴勃发的年代,高低起伏的欧式建筑,穿长袍的行人,一身劲装拉着黄包车在街上穿梭的脚夫……

但是,他也是有过贵人的知遇之恩的。当年,任伯年在其父死于非命之后初到上海,流落在四马路夜市上摆摊卖画,得幸遇上当时海上画家中颇有地位的胡公寿,后者把他介绍给古香室经理胡铁梅,安顿好他的生活,并且极力在当时的钱业公会等团体为他推荐,比如引荐给银行家陶浚宣、大商人章敬夫、九华堂老板黄锦裳等经济界人物,由此帮助任伯年在上海的画坛站稳脚跟。在当时的社会局势中,任伯年同时也是一位爱国的有识之士,并未只顾自己闷头画画。比如,他的作品中有很多反映现实生活、针砭时弊的内容;还比如,每逢有书画赈灾的活动,他也是积极参加、登高一呼,从不以自己地位高、画价高而耍大牌拒绝参加。

此作收藏者鸿鼎艺苑苑主以款识中有一去姑苏不复返的诗句以及人物服饰不同于春秋时代服饰为依据,认为画中人并非西施,而是西施之后的另一位妙龄村姑,不无道理。他还为此赋诗一首,作为对楼颖《西施石》一诗的呼应。诗曰:西施浣纱事已迁,若耶溪畔春依然。莫道芳踪无觅处,丹青笔底寄意长。表达了他对西施舍身救国之举的崇敬和惋惜之情。无论画中人是否为西施,此作都不愧为一件成功之作,体现出作者典型的写实风格和深厚的写实功力。若从渊源上分析,曹华的这种写实风格可追溯至仇英、改琦、费丹旭等。上述诸家的写实经验经钱慧安之手间接地传给曹华,使得曹华和钱慧安等其他钱系画家一样,其作品与当时以取法陈洪绶为主的任系画家之作的强烈变形相比,无疑更加接近于观者的视觉所见。论者多以为钱慧安之作未能脱俗。但曹华之作无此弊,至少从这件作品来看正是如此。

在1月18日的开幕式上,上海刘海粟美术馆的大厅变身为带有浓郁海派风味的茶馆店,在评弹戏曲的丝竹悠扬之中,恍然是150多年前豫园的景致,这呼应的正是海派绘画萌芽期集中在豫园周边的画会社团,展览的第二展厅,聚焦的正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飞丹阁书画社、豫园书画善会和海上题襟馆金石书画会,以及任伯年、吴昌硕、钱慧安、王一亭等代表人物。

其中,海派花鸟画在晚清花鸟画坛最为醒目,不仅表现为画家众多,创作活跃,更为重要的是海派作品的创新发展和多样化的风格。赵之谦、吴昌硕以金石书法入画,创作了写意花卉画的新风格;虚谷的作品运用新的绘画语言,标新立异。展厅中吴昌硕的《神仙寿眉图轴》《桃石图轴》《冷艳图轴》等几幅作品尤为引人注目,作为开创重彩写意画一代新风的巨擘,吴昌硕于书法、绘画、篆刻均有卓越成就,其作品笔力老辣雄健,配以浓艳的色彩,展现出雅俗共赏的至臻境界。而虚谷的作品则让人眼前一亮,这位落笔冷隽、风格独树一帜的大家在海外的声誉一直以来更甚于其在国内的影响力,但随着国内外海派绘画作品价值的不断被重估和稳步攀升,其作品也日益受到重视。此次可以欣赏到其擅长运用枯笔逆锋做颤动线条,似续似断、敷色清淡,重文人画风骨而意蕴十足的作品,也实为难得的机会。

  其中,海派花鸟画在晚清花鸟画坛最为醒目,不仅表现为画家众多,创作活跃,更为重要的是海派作品的创新发展和多样化的风格。赵之谦、吴昌硕以金石书法入画,创作了写意花卉画的新风格;虚谷的作品运用新的绘画语言,标新立异。展厅中吴昌硕的《神仙寿眉图轴》《桃石图轴》《冷艳图轴》等几幅作品尤为引人注目,作为开创重彩写意画一代新风的巨擘,吴昌硕于书法、绘画、篆刻均有卓越成就,其作品笔力老辣雄健,配以浓艳的色彩,展现出雅俗共赏的至臻境界。而虚谷的作品则让人眼前一亮,这位落笔冷隽、风格独树一帜的大家在海外的声誉一直以来更甚于其在国内的影响力,但随着国内外海派绘画作品价值的不断被重估和稳步攀升,其作品也日益受到重视。此次可以欣赏到其擅长运用枯笔逆锋做颤动线条,似续似断、敷色清淡,重文人画风骨而意蕴十足的作品,也实为难得的机会。

今天,任伯年(1840-1895年)被尊为海派开宗之祖。这“海派”,全称为“海上画派”,约形成于19世纪中叶。当时上海成为近代中国经济、文化中心,吸引了各地画家云集沪上,这一画派逐渐应运而生。

曹华为近代海派画家,擅画人物、花鸟。俞剑华编《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对他的记载仅有寥寥数语:曹华(18471913),字蟠根,上海人。善画。钱慧安弟子。谨守师法,未能变通,与陆子万二人,优劣在师商之间。卒年六十七。实际上,他是钱慧安弟子当中最为著名的一位。

展览现场

海派画家大多花鸟、人物、山水皆能,他们秉承着传统文人画的清逸淡雅画风却又融合了民间绘画艺术的世俗好尚,此外还有画家积极借鉴西洋画的光影处理技法。作为当时的文化繁荣中心地区,上海在特殊社会历史背景条件下具有开放和变革的独特时代精神。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海派画家们跳脱出清末画坛陈陈相因的颓靡之气,兼收并蓄,广撷博取,开拓视野,与时代共进,竭力吸收多元的文化养料,以前所未有的勇气和魄力,在秉承传统精神的同时大胆绘出自家笔墨,这正是海派绘画艺术所追求的最为重要的品格和精神。此时的海派画风已非常倾向于专业性、商业化、市场化和职业化,海派画风的转换、张扬的个性化意志表达,无疑都是对于当时陈腐僵化的绘画状态的一种挑战,而正是这种看似离经叛道的观念使更大范围的海派文化精神成为了新奇、时髦的代名词。海派诸家中除部分画家承续既有绘画传统外,更多画家为适应新兴的工商业者和市民阶层的审美趣味创造出雅俗共赏的绘画艺术风格,成为当时画坛的重要绘画现象,涌现出赵之谦、任颐、虚谷、吴昌硕等一批杰出画家,对近现代中国画创作影响深远。

柳岸残月图轴(中国画) 吴石仙

山水画任伯年创作得不多,但师承脉络很高端,早年师法石涛,中年以后兼取明代沈周、丁云鹏、蓝瑛、并上追元代吴镇、王蒙、以纵肆、劲真的笔法见长。

图片 5

如果吴昌硕有微信朋友圈,他发出的经典书画必然有陈淳、徐渭,八大山人、、赵之谦、任伯年等人的作品。而点赞评论的则有硕学大儒、高官大吏、收藏世家和工商巨子,也多狷介清寒的畸人墨客,其中秒赞的估计就是王一亭了。

  海派画家大多花鸟、人物、山水皆能,他们秉承着传统文人画的清逸淡雅画风却又融合了民间绘画艺术的世俗好尚,此外还有画家积极借鉴西洋画的光影处理技法。作为当时的文化繁荣中心地区,上海在特殊社会历史背景条件下具有开放和变革的独特时代精神。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海派画家们跳脱出清末画坛陈陈相因的颓靡之气,兼收并蓄,广撷博取,开拓视野,与时代共进,竭力吸收多元的文化养料,以前所未有的勇气和魄力,在秉承传统精神的同时大胆绘出自家笔墨,这正是海派绘画艺术所追求的最为重要的品格和精神。此时的海派画风已非常倾向于专业性、商业化、市场化和职业化,海派画风的转换、张扬的个性化意志表达,无疑都是对于当时陈腐僵化的绘画状态的一种挑战,而正是这种看似“离经叛道”的观念使更大范围的海派文化精神成为了“新奇”、“时髦”的代名词。海派诸家中除部分画家承续既有绘画传统外,更多画家为适应新兴的工商业者和市民阶层的审美趣味创造出雅俗共赏的绘画艺术风格,成为当时画坛的重要绘画现象,涌现出赵之谦、任颐、虚谷、吴昌硕等一批杰出画家,对近现代中国画创作影响深远。(邵
杰)

当然,“草根”出身的任伯年在金石篆刻和文学功底上的弱势,是他虽在海派圈子混得脸熟却未得到实质性资助和供养的深层原因所在。就像画匠仇英,纵使工笔人物巧夺天工、出神入化,但在“吴门四家”的地位也是最低一般。任伯年终其一生都是以职业画家、民间画家的面貌出现的,而曾天天抱着画去求教、甚至被任伯年夫人用棍子打出过家门的吴昌硕,则是以文人画家的面貌载于史册。这种身份认定上的差异,影响相当深远,使得日后家境、身份等要素成为评判艺术家成就的“硬指标”,这却也正是今天我们回望艺术长河时需要重新审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