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书画家沙正鑫视频专访

 
 
当现代艺术呼啸而来,对传统审美习惯的审视,传统又变得清晰起来。三千多年来中国绘画的发展过程,它是那么超乎寻常的单纯。简单的点、线、面的形成,为绘画最主要的构成元素。人们发现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都具有独特的审美形式,会惊奇发现西方文化中也具备中国文化特点,如凡高、马蒂斯、康定斯基等把线条推倒了绘画本身一部分的位置,线条成为了一种有生命意味的形式。中西绘画对线条本身是抽象的审美视点,有着共性文化。所以中国绘画线条艺术组合,不是单一的语言文化。它独特的表现方式,以及虚实、空凌的处理具有抽象倾向。宋代大家巨然、范宽、马远的山水画就不难发现抽象意味。但给人的感受仍是一种生命的刺激,而不是被绘画形式、苍凉的人格精神掩盖了线条、笔墨的抽象意味。传统绘画发展是心灵和自然结合,尤其清代到近代众多大家对绘画语言的表达。如八大山人、石涛、吴昌硕等,大家对传统书画线条有着独具的韵律和体现。让笔墨具有独立审美价值,可用八字来概括“似曾有法、似俗无尘”的独特绘画境界。

慈善书画家沙正鑫

中国画艺术会给人好的心情
中国画艺术会给人美的享受
中国画艺术会给人带来养颜
中国画艺术会给人带来长寿

一个东方艺术家与西方艺术的真诚对话

图片 1

 他们对传统已不再是“文人”画家的那种“怀旧”与“玩”的心态,亦不是笔墨中做“观念”的“实验”与“延伸”,而是将其置于现代语境下来的审视,切入。使传统文化与现代人文有效地整合,融合,在传统元素与现代意味中寻找到最自然的融合方式,将创作具有“原创性、前瞻性和学术性”的中国画新语典。
 
     
如果真正做到了解和欣赏,就好如山无云不灵,山无石不奇,山无树不秀,山无水不语之感。去感受优良的传统艺术,为发展之动力。传统绘画是处理构图透视的多种多样的方法,充分说明了我们祖先的高度智慧,这种透视与构图处理上独特的灵活性和全面性,是中国传统绘画上高度艺术性的风格特征之一。西方绘画的焦点透视,表现方式,中国绘画,不论人物、山水、花鸟等等,均特别注重于表现对象的神情气韵。我们都知道,人们生长在宇宙之间,所生存的环境中一山一水一树一不一序一舍一花一草一虫一鸟,都跟我们有着难解难分的神韵关系。这就是人文精神文化,谈到精神文化,即就是人类精神之营养品。如音乐为养身、美味养口、绘画养目、茗茶养心。绘画的欣赏就是给我精神的食粮,精神之品,为人所共享之乐。
 
     
古人云:“学出用以养心愈疾,君子乐之”书者,抒也。散也抒胸中气散胸中郁,故书家以无疾而寿“人们以书画自娱自乐,不仅可清除胸中块垒,解闷除愁,还可以怯病愈病”,因为书画联系可以集中精神,净化思维,心平气和,放松全身的筋骨,是一种良好的健身运动。如能持久练习,可以减少烦恼,起到养心愈疾作用。可以陶冶性情,静心养气,延年益寿之感。人在联系中挥笔泼墨时,要凝神静虑,端已正容,秉笔思升,临池志逸。对身心健康养颜长帮有益之处。

 
通过对中国画艺术的了解,才能对中国画全面认识。但中国画艺术不能用简单的语言叙说。先要谈一谈感觉是什么,找到共同的语言谈论,传统艺术是一块大的蛋糕。充满生命旋律的艺术。自古以来用他们特殊的语言符号,表达艺术生命,特有的艺术生命,表现出特有的旋律。

图片 2

——书画家张玉馨的创作探索与可喜收获

水墨大写意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丰厚的文化底蕴,她是中国独特的人文思想、思维方式、审美意识的产物,中国人贴近自然、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水墨大写意是中国的知识精英千百年来孜孜矻矻创造出的一种十分高雅的艺术形式,她是建立在理性绘画的基础之上,同时依据对自然、对社会、对宇宙认识上的主观情感进行艺术的提炼和概括的艺术形态。在“形与神”、“主观与客观”的关系上,我国古代画论早有精辟的论述,从顾恺之的“以形写神”、张璪的“外事造化,中得心源”,到石涛的“脱胎于山川”、“与山川神遇而迹画”物我交融的论述,再到齐白石的“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名言,饱含了一系列艺术创造的经验和理论,既有艺术创造的一般规律,也独具鲜明的民族风格。这些“得意忘形”、“物我两化”的崇尚人的灵性和睿智的发挥、注重画家情感和气度的意象表达观念,是我们民族艺术的优良传统,王凤年在水墨大写意画的研究与创作中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中国画画家用自己的学识、素养在宣纸上表达自己的生命,他们真诚地献身艺术,看成毕生最重要的事业,也绝不掩饰绘画的功利,做平淡耕耘。如近代50年的艺术家中有蒲华、黄宾虹、潘天寿、顾坤伯等一代艺术家。对传统绘画艺术的敏感,对传统绘画的爱恋,是对生活的真诚缔造和信念。那就是他们充满生命的旋律线条文化。

       
通过对中国画艺术的了解,才能对中国画全面认识。但中国画艺术不能用简单的语言叙说。先要谈一谈感觉是什么,找到共同的语言谈论,传统艺术是一块大的蛋糕。充满生命旋律的艺术。自古以来用他们特殊的语言符号,表达艺术生命,特有的艺术生命,表现出特有的旋律。
     
 中国画画家用自己的学识、素养在宣纸上表达自己的生命,他们真诚地献身艺术,看成毕生最重要的事业,也绝不掩饰绘画的功利,做平淡耕耘。如近代50年的艺术家中有蒲华、黄宾虹、潘天寿、顾坤伯等一代艺术家。对传统绘画艺术的敏感,对传统绘画的爱恋,是对生活的真诚缔造和信念。那就是他们充满生命的旋律线条文化。
   
当现代艺术呼啸而来,对传统审美习惯的审视,传统又变得清晰起来。三千多年来中国绘画的发展过程,它是那么超乎寻常的单纯。简单的点、线、面的形成,为绘画最主要的构成元素。人们发现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都具有独特的审美形式,会惊奇发现西方文化中也具备中国文化特点,如凡高、马蒂斯、康定斯基等把线条推倒了绘画本身一部分的位置,线条成为了一种有生命意味的形式。中西绘画对线条本身是抽象的审美视点,有着共性文化。所以中国绘画线条艺术组合,不是单一的语言文化。它独特的表现方式,以及虚实、空凌的处理具有抽象倾向。宋代大家巨然、范宽、马远的山水画就不难发现抽象意味。但给人的感受仍是一种生命的刺激,而不是被绘画形式、苍凉的人格精神掩盖了线条、笔墨的抽象意味。传统绘画发展是心灵和自然结合,尤其清代到近代众多大家对绘画语言的表达。如八大山人、石涛、吴昌硕等,大家对传统书画线条有着独具的韵律和体现。让笔墨具有独立审美价值,可用八字来概括“似曾有法、似俗无尘”的独特绘画境界。
     
 中国画是绘画语言,是很讲究诗情画意的,绘画是一种符号的表现,是人与自然的结合,是哲学审美观念,像空山鸟语境界,而后者在寻找一种天籁之音。古人讲“以形写神,气韵生动”把绘画的神与韵提升到精神追求。石涛在他的话语中言道:“夫画者,从于心也”,以简明语言传达画者的心声。画者讲究的就是气韵、神、品体现绘画的风格。
中国画讲的是用笔、用墨、用水,如宋有四家,元有四家,到了清山水画中有四家,在用笔墨上将松、秀、润、圆讲究是干、湿、深、淡、轻重、快慢的变化。用笔讲究转折、虚灵、含蓄、从笔墨技巧上,笔墨美本身是中国画最具有生命潜力的象征。笔墨有着它不可替代的艺术性和特有的艺术魅力。古人赋予笔墨骨气、气韵、风神以及宁静、超远、空灵等内涵。
       
时代在变化,生活空间在扩展,对艺术欣赏,心灵世界的充实,对大千世界的挖掘和认识,了解过去的历史,才能对今天中国画艺术欣赏打好基础,也就是对艺术、对自然、以及对于艺术一处恒常的理念。正是在于的艺术欣赏特色,对国粹文化具有强大的向心力。黄宾虹先生说:“中华大地无山不美,无水不秀”,绘画艺术,最能突出而丰富的构成因素。对绘画欣赏就是对生活的品值及乐趣。绘画就是人品的体现,修养的了解。此地人品的“品”是什么?品就是思想,是我们对绘画的欣赏品位提高。这里“品”的认识就是对绘画的思想人品修养的了解。所有“品”是没有对错之分,只有高低之别,通过这些了解就能对如今新浙派中国画的发展没有什么疑问了。
       
新浙派是人们关注的艺术,是活跃在杭城为中心的浙江画坛上的画家艺术,有三代人的努力为
代表,使得浙派中国画的发展今天。对浙江三代画家的艺术探索耕耘是分不开的。当前有这么多爱家乡的人为浙派绘画事业做贡献,有理由说新浙派艺术发展前景越来越宏大。
       
说到这里就得对新浙派画家概念中一文去分析,才能谈到新浙派中国画的欣赏,谈到哲学就得了解人文文化,以黄宾虹、潘天寿、陆俨少、李震坚、方增先、卢坤峰、吴山明、童中寿、刘国辉、何水法、陈向迅、林海钟、何加林、张捷、张伟平等代表,给新浙派诞生非常重要的,从50年代来浙派画派的推陈出新,其成就的展现,给世人带来有目共睹的感觉。
   
他们对传统已不再是“文人”画家的那种“怀旧”与“玩”的心态,亦不是笔墨中做“观念”的“实验”与“延伸”,而是将其置于现代语境下来的审视,切入。使传统文化与现代人文有效地整合,融合,在传统元素与现代意味中寻找到最自然的融合方式,将创作具有“原创性、前瞻性和学术性”的中国画新语典。
       
如果真正做到了解和欣赏,就好如山无云不灵,山无石不奇,山无树不秀,山无水不语之感。去感受优良的传统艺术,为发展之动力。传统绘画是处理构图透视的多种多样的方法,充分说明了我们祖先的高度智慧,这种透视与构图处理上独特的灵活性和全面性,是中国传统绘画上高度艺术性的风格特征之一。西方绘画的焦点透视,表现方式,中国绘画,不论人物、山水、花鸟等等,均特别注重于表现对象的神情气韵。我们都知道,人们生长在宇宙之间,所生存的环境中一山一水一树一不一序一舍一花一草一虫一鸟,都跟我们有着难解难分的神韵关系。这就是人文精神文化,谈到精神文化,即就是人类精神之营养品。如音乐为养身、美味养口、绘画养目、茗茶养心。绘画的欣赏就是给我精神的食粮,精神之品,为人所共享之乐。
       
古人云:“学出用以养心愈疾,君子乐之”书者,抒也。散也抒胸中气散胸中郁,故书家以无疾而寿“人们以书画自娱自乐,不仅可清除胸中块垒,解闷除愁,还可以怯病愈病”,因为书画联系可以集中精神,净化思维,心平气和,放松全身的筋骨,是一种良好的健身运动。如能持久练习,可以减少烦恼,起到养心愈疾作用。可以陶冶性情,静心养气,延年益寿之感。人在联系中挥笔泼墨时,要凝神静虑,端已正容,秉笔思升,临池志逸。对身心健康养颜长帮有益之处。
       
新浙派文化艺术发生着巨变,是杭城古韵文化的养育,给绘画艺术增加了营养及内涵,对新浙派的人文了解,艺术品的欣赏。通过对绘画的了解,及特殊符号认识和欣赏,能给你带来对艺术的享受,从而激发对地域文化的热爱和保护,对国粹文化艺术发展做出贡献。
   
不管中国画情感多丰富多激烈,想象多么奇妙,如果搞不懂中国画的奥秘,那么一切都是寓言。只有理解和了解中国画的风格、神韵,就能对奇妙的艺术有所突破。

□ 王晋军(文艺评论家、著名作家、高级记者)

 

作品赏析

图片 3图片 4图片 5图片 6图片 7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图片 11

图片 12图片 13图片 14图片 15图片 16图片 17图片 18

图片 19图片 20

   
当现代艺术呼啸而来,对传统审美习惯的审视,传统又变得清晰起来。三千多年来中国绘画的发展过程,它是那么超乎寻常的单纯。简单的点、线、面的形成,为绘画最主要的构成元素。人们发现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都具有独特的审美形式,会惊奇发现西方文化中也具备中国文化特点,如凡高、马蒂斯、康定斯基等把线条推倒了绘画本身一部分的位置,线条成为了一种有生命意味的形式。中西绘画对线条本身是抽象的审美视点,有着共性文化。所以中国绘画线条艺术组合,不是单一的语言文化。它独特的表现方式,以及虚实、空凌的处理具有抽象倾向。宋代大家巨然、范宽、马远的山水画就不难发现抽象意味。但给人的感受仍是一种生命的刺激,而不是被绘画形式、苍凉的人格精神掩盖了线条、笔墨的抽象意味。传统绘画发展是心灵和自然结合,尤其清代到近代众多大家对绘画语言的表达。如八大山人、石涛、吴昌硕等,大家对传统书画线条有着独具的韵律和体现。让笔墨具有独立审美价值,可用八字来概括“似曾有法、似俗无尘”的独特绘画境界。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中学为体,西学为用”,长期游走于东、西方的张玉馨无论是传统书画,还是现代水墨,加上油画,皆渗透着一种天人合一、气韵生动的神秘力量。她对东方水墨的理解,对油画色彩乐章的驾驭,对东西方艺术表现元素的融会贯通,达致传统、当代和西方艺术三重奏的唯美境界,使作品产生出一种新的魅力,创造出一种新的意境。她的作品凸显出巨大张力,具有鲜明强劲的艺术表现力、感染力,流淌着一个东方艺术家与西方艺术的真诚对话。因此,人们对她的创作前景特别看好。

图片 21

   
中国画是绘画语言,是很讲究诗情画意的,绘画是一种符号的表现,是人与自然的结合,是哲学审美观念,像空山鸟语境界,而后者在寻找一种天籁之音。古人讲“以形写神,气韵生动”把绘画的神与韵提升到精神追求。石涛在他的话语中言道:“夫画者,从于心也”,以简明语言传达画者的心声。画者讲究的就是气韵、神、品体现绘画的风格。

图片 22

 王凤年认为,意象手法最能体现中国画崇尚自由的艺术理想,具有最为开阔的自由表现空间,它既不属于具象,也有别于抽象,而介于主观与客观之间、抽象与具象之间,这个“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如何把握,正是艺术的奥妙所在。意象是通过形象而又超越形象的表现,它不受时空观念的制约,去自由表现画家的理解和性情,抒发画家的精神。作为视觉艺术的一种表现手法,意象造型是水墨大写意的独特现象,造型原则是弃相求意、以貌取神,强调“神、妙、逸、能”重在神情趣味的表达,而有意回避写实造型的羁绊。

中国画讲的是用笔、用墨、用水,如宋有四家,元有四家,到了清山水画中有四家,在用笔墨上将松、秀、润、圆讲究是干、湿、深、淡、轻重、快慢的变化。用笔讲究转折、虚灵、含蓄、从笔墨技巧上,笔墨美本身是中国画最具有生命潜力的象征。笔墨有着它不可替代的艺术性和特有的艺术魅力。古人赋予笔墨骨气、气韵、风神以及宁静、超远、空灵等内涵。

西观荷塘系列(油画)

  意象,属美学范畴,是文艺家构思的意趣和物象的契合,“意象”一词由南北朝时期刘勰所著《文心雕龙·神思》篇提出,之后不仅在绘画,而且在舞蹈、诗歌、戏剧等诸多艺术门类中都有借用,已融入中华民族的血脉之中,霍去病墓的石雕、高颐阙辟邪、唐代虚幻敦煌壁画、民间木雕、泥塑、剪纸等都充盈着很强的“意象”意识,中国画强调的“意境”,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意象”笔墨所引发的。水墨大写意的意象造型,是画家对生活的高度提炼、夸张、概括、取舍而超出自然物象之外的意象之美。大写意作画妙趣天成,水墨运用淋漓率真,意到笔随,一气呵成,若有若无,似又不似,其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笔情墨趣充分体现了中国人的审美需求。意象这一既具象又抽象、既传统又现代的观念为解决当代中国画所面临的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为从事现代水墨写意画的开拓提供了无数种可能,为画家提供了广阔的天地,可使传统、现代、个性之间得到最好的结合。

   
时代在变化,生活空间在扩展,对艺术欣赏,心灵世界的充实,对大千世界的挖掘和认识,了解过去的历史,才能对今天中国画艺术欣赏打好基础,也就是对艺术、对自然、以及对于艺术一处恒常的理念。正是在于的艺术欣赏特色,对国粹文化具有强大的向心力。黄宾虹先生说:“中华大地无山不美,无水不秀”,绘画艺术,最能突出而丰富的构成因素。对绘画欣赏就是对生活的品值及乐趣。绘画就是人品的体现,修养的了解。此地人品的“品”是什么?品就是思想,是我们对绘画的欣赏品位提高。这里“品”的认识就是对绘画的思想人品修养的了解。所有“品”是没有对错之分,只有高低之别,通过这些了解就能对如今新浙派中国画的发展没有什么疑问了。

图片 23